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虫巢【叶喻abo】(9)

过年啦!!

本章技术流。

————————————

9.

  “升降架收起。”

  “第一动力系统启动。”

  “检查武器库设置。”

  待确定完所有燃烧弹在发射位就绪,喻文州松了口气,偏头对驾驶位上的叶修说,“你准备怎么办?”

  “很简单,你放,我躲。”叶修轻松道,“运气好地话刚好躲开蘑菇云。”

  喻文州说,“几成把握?”

  叶修笑,“说十成会不会太过自信了?要点脸,我还是说九成吧。”

  怎么人失忆了,厚颜无耻的程度一点都没变?喻文州无语,扭过头去不理他。

  战机飞至战场上空,叶修推动方向柄,凌空一个180度调头,划出一道巨大的半圆。飞船上的两人是不知道底下的士兵惊呼一片,邹远喃喃道,

  “神仙打架啊…”

  喻文州排出数据列表,一条一条检查妥当,看了一眼叶修示意已准备好。对方深吸一口气,沉声道,

  “准备好,加速了!”

  飞船猛地向前高速推进,与此同时,喻文州打开战机底部第一舱室的排放口。成吨的汽油倾泻而下,宛如盛夏季节最为凶狠最为暴躁的强降雨,劈头盖脸地击打在地面的变异虫身上。原本抛投着牺牲士卒尸体正开心的昆虫忽然沉寂下来,停顿了两三秒,转而更加疯狂地扭动,似乎是读出了人类的意图并开始想要逃窜。

  “它们要跑!”一直紧盯着热感雷达的喻文州叫道。那只蜘蛛的举动最为扎眼,吱吱狂叫着飞到虫群上方,越过同伴的尸体,冒着黏腻作呕的汽油向相反方向跑去。叶修敲了两下键盘,说,

  “放燃烧弹!”

  喻文州惊,难以置信地看他,“你疯了!我们还没有到安全线,现在就放,即使是你也…”

  “必须现在!”

  “你不能这样盲目自信!”喻文州抿紧嘴唇,恼火地盯着他。

  叶修整个身子转过来看着喻文州,严肃地说,

  “你在害怕什么?”

  喻文州哑然,愣愣说不出话。

  在战场中央投放燃烧弹,意味着什么?他们的飞船会被几千米厚的火墙包围,过高的温度会损坏战机的内置系统,他们会坠落,机毁人亡。

  这个操作,太危险了。

  “你…”

  叶修看着他,语气坚定,“相信我。你站在这里,应该是为了受联盟管辖的整个国家和人民。”

  喻文州闻言眯了眯眼,略微恍神。仿佛回到两人仍是师生的时候,叶修和他站在军旗下,要求他以荣耀的名义宣誓毕生保家卫国。

  他忍不住苦笑,终究是什么都没变。脑海里思想激烈碰撞了片刻,喻文州一狠心,说,“那注意配合。”

  叶修笑,“那当然。”

  战机抬升,上升到对流层,高空空气对流运动使机体开始颠簸。喻文州心脏怦怦乱跳,紧盯着叶修的动作。叶修注视着荧光屏上数字缓慢跳动,在达到某一个定点值后,猛地一扳操纵杆。

  喻文州切准时机,摁下发射键。

  成百上千的燃烧弹呈弧线争先恐后地自发射位射出,带着仿佛能轰穿大地的气势爆炸在地表虫群之间。气浪掀飞了这些恶心的生物,同时,弹药爆炸燃起的火焰点燃了汽油。喻文州看着显示器,心下一紧。

  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空气中的汽油蒸汽化为热浪抖动了一秒,然后…

  “轰--!!!”

  威力强大的火海暴怒地翻腾上涌,赤红色的火浪化为长龙直直向战机卷来。战场中心升起一朵巨大的蘑菇云,透着即将爆裂的橙红色,狰狞着升上天空,其中裹杂的无数虫子、人类的尸体和残肢,无声无息地化为了灰烬。

  “咔啦!”

  “咔啦!”

  高温席卷飞船,两架热感雷达系统崩溃,表面玻璃全部震碎。喻文州瞪大了眼睛,听见身边人说,

  “别慌!”

  叶修推回操纵柄,飞船避开蹿上来的火蛇,以一个S型曲线艰难前进。雷达失效,地面与他们失去联系,叶修操纵这艘飞船,完全靠记忆和感觉…

  前方突地升起一道火墙,叶修以一个刁钻的角度急转,擦着炽热的火焰掠过去。喻文州深吸一口气,目不转睛地注视着温度计…

  爆表了!

  飞船猛地抖动,尾翼被什么撞了一下,燃起大团大团的浓烟。医务舱的玻璃被气浪轰碎,玻璃落入舱内噼里啪啦碎了一地。温度缓慢升高,叶修暗骂一句,说,

  “打开水箱自动清洗系统,背上降落伞,做好跳伞准备!”

  “Warning:温度过高!”

  “Warning:温度过高!”

  显示屏上闪烁着红色的警示字,水箱喷出到机外的水瞬间蒸发。室内温度已趋近40度,冷却系统早已瘫痪,叶修仍端正地坐在那儿,头顶上渗出大量的汗珠。

  喻文州快速地敲打键盘,搜刮着脑海里各种信息想要拯救这艘飞船,忽然听见对方说,“文州。”

  喻文州看他。叶修笑了下,说,“你怕不怕死?”

  喻文州说,“不怕。”

  很好。叶修笑,“我需要你的帮助。”

  “我们即将面对1000米高空双发停车。接下来我会启动备用能源,拉起操纵杆抬起机身。”他目光炯炯,“但是目前外面的温度过高,速度过快地冲向火墙会使我们的挡风屏炸裂,我们将暴露在空气中。”

  “另外,启动备用能源会使战机以超高速瞬时飞行,致使能源系统崩溃。飞船像一个铁陀螺一样下坠同时,操纵杆也会因螺旋力脱手。”

  “我的想法是,由你亲自开启备用能源,我来双手控制方向杆。飞船崩盘应该是在70度爬升的过程中,你必须抓住时机,关闭系统,打开应急跳伞装置,弃机逃生。”

  “这本来也在你的预料之中?”喻文州眯眼。

  “那当然。”叶修坦言。

  喻文州无语,“你让我陪你玩命?”

  叶修笑摇头,“有你在,我相信我们不会出事。”

  他给喻文州腾出点位置,喻文州走过去挨着他坐下,接过能源键位,还不忘挑衅,“那你还问我怕不怕死。”

  “这不是试探你一下吗,担心你能力有余胆量不足,听了我的计划后给吓晕过去,我就没帮手了。”

  喻文州苦笑着摇摇头。

  裸露在外的皮肤早已渗出细细密密的汗珠,他们胳膊紧紧贴在一起,除了外界令人难以承受的温度,更挤压出一种荣辱与共生死相同的信任来。叶修沉重的呼吸声擦着喻文州的耳廓掠过去,酥而痒,与周身越来越炎热的温度两相对比,喻文州愈发怀念起alpha身上那清冷迷醉的信息素气息…

  叶修说,“加油。”

  他做出一个手势,喻文州按下能源按钮,叶修在同一时刻拉起手杆。

  失去过渡系统的能源在一瞬间释放出来,飞船冲过火焰,舱顶的玻璃“咔啦”一声四分五裂。炙热的狂风铺面卷来,喻文州没等叶修命令,按下了弹射急救装置。

  “砰”得一声,他们飞出了船舱。外面已不再是如地狱般的火海,喻文州深吸气,重力下坠带给他头晕不适等症状越来越明显。

  手被人捏了一下。喻文州回头,叶修冲他大喊,

  “看烟花!”

  喻文州笑出声,什么烟花啊。第二朵蘑菇云在离他们稍远的地方升起,气浪推着他们又飞了一段距离。若不是刚亲身经历过,远远地看那末日情景还挺美观的。仿佛有裂丝一般的火团消散在云间,喻文州觉着有什么把他一提,一抬头,背后的降落伞打开了。

  叶修飞在他身边,彼此的圆伞亲密地挨在一起。

  从打开备用能源到降落伞弹出,一共20秒,叶修一直握着他的手。十指相扣,掌心蒙蒙的汗水将两人的间隙变得微乎其微。他似乎想再凑近一点去勾喻文州的肩膀,或者是他的腰,只可惜这是在空中,难度太大,遂放弃。

  “现在说you jump I jump会不会迟了点?”叶修脸上带着不明显的得意洋洋。

  喻文州忍不住勾起一个笑容,“场景不太对,人家那个是在船上,还是个悲剧。”

  叶修哦了一声,“那我改编一下?”

  喻文州,“你说。”

  两人离地面越来越近,地上是欢呼雀跃的人群。叶修思考了一会儿,脸上慢慢浮现出一个笑容。

  他笑道,“You love,I love.”



tbc.
————————
后排提供艾特服务。

作为一个现场看过爆炸的人表示,蘑菇云真的吓人

评论(32)
热度(205)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