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虫巢【叶喻abo】(8)

似乎有点玛丽苏???

————

8.

  “嗒嗒嗒嗒嗒嗒嗒!!”

  黑洞洞的炮口猛烈地吐着火舌,于锋架着枪不断扫射,子弹挟着劲风化成一道道光芒射向战场。硝烟弥漫,于锋抹了把额头上的灰,摘下通讯仪,先是冲身边人大喊,又对着无线设备嘶吼着下达命令,

  “小远!过来替我一下!一队,一队人呢?!!东南角!!封锁道路,别让它们过来了!”

  枪声掩盖住通讯仪里的回答,于锋拍了几下,一矮身躲过被炮弹打飞的一块巨石,心里暗暗问候了下那开枪人的祖宗十八代,低头就看到有新的通话请求插进来。

  “于锋!是我!”

  “喻队!”他喜,回过头又大喊了几句,“邹远!让二队撤出前线,去修筑墙,避免正面冲突,只求努力限制!”

  邹远有些犹豫,“啊?我…?”

  “快去啊!”于锋几乎要发火了。

  不过他心里挺心疼这个年轻人。邹远虽然有能力,却没勇气去承担责任。让邹远带领团队,只会给他带来压力,并不能充分展示他的实力。可这危机关头,能在场上抗起重任的…也只有他了。

  “轰——!!”

  有人引爆了一颗炸药,巨大的一声轰隆后,整个战场都被浓雾笼住。于锋咳呛几声,翻到一处掩体后面,对着对讲机喂喂喂起来。

  “喻队!…你现在在哪?”

  “我现在在飞船上,预计还有五分钟到达。”喻文州噼里啪啦一顿操作,“我们的队伍正在赶来的路上,你先坚持一会儿。”

  于锋吐出一口气,严肃地说,“好,尽量快点。”

  那边的邹远高喝了一句什么,后方部队架起高重炮,一排黑漆漆的洞口猛地向远方轰炸过去。战火燃起,炮弹轰鸣声还夹杂战士的哀鸣和怒吼,以及残肢燃烧咔啦咔啦的声音。

  于锋把原本卡在头顶的电子眼镜挪下来。幽蓝的玻璃片处理完图片,前方的景象清清楚楚地映入眼帘。士兵们体力不断下降,弹药也逐渐显示出供应不足的弊端,本被限制住的敌人一次又一次突破包围,又反复被先后扑上前来的血肉之躯挡下。于锋骇然,这援兵要是再不来,他们Y区的精英团就要…

  两声突兀的警示音在头顶响起,于锋一怔,随即反应过来那是空袭预报。他大喊了一句“趴下”,拽着身边被吓懵了的的年轻士兵一个翻滚躲到一处高高的遮掩物后面,身子伏在地上。

  “嗒嗒嗒嗒嗒嗒——!!”

  那是每个选用兵都非常熟悉的特殊声音,急促尖锐,又冷漠得好似寒刃出鞘。密集枪声响起,冰蓝的冷光宛如千万柄利剑由空中掷出,直扎入敌人的阵营,激光子弹的威力瞬间击退了一波进攻。天空中闪现出两艘飞船,主攻的一架在另一架的掩护下凶狠地扫射着,飞行轨迹诡异极了多变极了,相互之间完美的配合简直到令人毛骨悚然的地步。

  “操!太帅了!哪位哥们儿那么给力?!”身边人目瞪口呆,忍不住赞叹道。

  于锋立刻在他头上抽了一巴掌,“你傻吗?!高空双人飞行实战这种难度的操作,还能配合得这么默契,这两人…”

  除了叶修和喻文州,还能有谁?!

  “文州,你抄右侧,我们降低高度看一下具体情况。”

  喻文州应了一声,手下按了几个键,推动操作柄加大飞船动力系统的功率。他抽出空当,瞥了一眼位于数据屏旁边的,正显示着另一艘飞船驾驶舱里景象的荧光屏,叶修侧着身子认真整理数据的图像在上面被清晰地放大,喻文州没来由地感到一丝安心,微微笑了一下,忽地听到对方说,

  “能看清了!…”

  他的尾音骤得压低了,透露出一丝像是难以置信的惊讶。喻文州把注意力放回战场,巨大的显示屏清楚反映出脚下的炮火连天,待看清后,他的呼吸也猛地一滞。

  恐怖?震撼?不,喻文州少说也是经历过几场大型战役的高级军官,再激烈血腥的场面他也理应无动于衷。可是这血肉横飞恣肆疯狂的场景,却让喻文州感受到强烈愤慨无法压抑的抵制和恶心。

  那是怎样令人作呕、害怕的情景啊!数千平米的土地,被密密麻麻、一浪接着一浪的,各种种类奇形怪状的黑色昆虫所覆盖,期间不乏有巨型昆虫在其中张牙舞爪地怒吼着。喻文州头皮一炸,感觉冷汗正从后背上涔出来,忍着寒意压下去内心涌动的不适。

  把这些可怖虫类围起来的是一道道围墙,Y区精英团正站在围墙上向区域内部轰炸,逼迫虫子们不断后退。可惜敌方数量多势力大,一波接着一波,军团仓皇抵抗,收效甚微,眼看着就要抵挡不住了--

  “吼——!!”

  正中央,喻文州所熟悉的,曾在山间洞穴中正面遭遇过的那只黄眼灰背巨蜘蛛发现了上空不断盘旋的飞行器,突然暴怒开始狂吼,八只长满绒毛的腿癫狂地舞动着,其身边体型较小的虫子被它掀飞上天,直直地向叶修的飞船砸去。

  “小心!”喻文州脱口而出。

  叶修一个Z字抖动,半空中划出一道凛冽的弧线,闪开了袭击。喻文州悬着的心落下去,舒了一口气,继续道,“它好像特别针对你,上一次它…”

  “没关系。”

  叶修只是笑了笑,眼神瞥过来给了他一个“你放心”的眼神,说,

  “跟在我后面。”

  飞船加速,驶过那流血漂橹的战场,冲向于锋的基地,最终降落在起降台上。喻文州拿起手边上的激光枪冲下飞船,四处望了望,发现叶修已经找到了于锋,正一脸严肃跟他交流着战况。

  “什么情况?”喻文州跑近的时候,听到叶修这样问。

  “它们是从东南方向过来的,我们推断是山区的变种生物。”于锋一脸忧心忡忡,“它们似乎非常有组织有目的,集合后大举进攻军区和居民区。保安部门的举报和反馈电话被打爆了,我们才觉得不对劲,调出监控录像,发现它们已经占领了大半个Y区…”

  叶修说,“防御屏障既然已经架起来了,应该能控制住局面。伤亡情况如何?”

  于锋说,“折了四分之一。”

  叶修啧了一声,喻文州拧紧了眉。

  这可不是什么好消息。于锋说,“叶队,现在怎么办?”

  叶修沉吟了一会儿,说,“你们汽油储备还够吗?”

  于锋一愣,“叶队你要用火烧?”

  一直没插嘴的喻文州在心里琢磨这个方案的可行性,慎重地问道,“以绝后患?”

  叶修点头,“对。”

  于锋说,“什么?”

  “居民区的变异虫还没有驱除,按这种形式发展下去,别的区接下来也会遭殃。”喻文州解释,“我们必须在最短时间内解决这里的混乱,火烧无疑是最为迅速的方法。”

  于锋恍然大悟,显然非常信任这两人的决判,说,”那行。用汽油是吧,空投吗?”

  两人点头。得到了肯定的回复,他说,“我现在就去准备。”

  于锋向军事资源部跑去。看叶修注视着他逐渐远去,喻文州叹了口气,

  “这终究只是权宜之计。”

  叶修说,“我们没有别的办法。”

  喻文州在心里摇头,垂下眼神盯着水泥地思考对策,忽听身边人轻声问道,

  “怕吗?”

  喻文州一怔,抬起头盯着叶修的眼睛,对方的话语里除了戏谑与调笑,更多的是担忧和关心。别是刚才的忧虑让对方认为自己正在害怕这种局面吧?喻文州哭笑不得,自己又不是刚入伍的新兵。

  他摇摇头,“没有的事。”

  叶修揉了揉他头发,像是安抚,似乎笃定喻文州会感到不安。别在手臂上的通讯仪响了起来,于锋那边已经处理完毕,只不过飞船资源短缺,只有一艘可以运送油桶的战机。

  “我去吧。”叶修回复。

  喻文州上前一步拉住他手,“我跟你一起。”

  叶修说,“你跟着我干什么,驾驶位只有一个。”

  “没关系。我在旁边看着你。”喻文州说。

  叶修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忽地一笑,偏头吻了一下他的鬓角,反握住他的手,轻声说,“走吧,C区47号。”

  他拽着喻文州向发射台冲去。喻文州跟在他后面,想着刚才卡在喉咙里,没来得及说出的几分矫情几分怅然的话。

  以后像这种事情,你再也不能单独行动了。我们要一直在一起。

  一直在一起。

tbc..

————————
马上要会考了,,后期拖稿..。

哪天我会整理一下归档。

红心蓝手套餐求一份qwq

评论(19)
热度(203)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