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今晚的糯米粽子是什么味。

摸鱼摸鱼。

————————

今晚糯米粽是什么味

微博

  @王不留行V:今天战队的成果[图]

转发1053 评论6992 点赞13766

热门评论

@风城烟雨V:哇,微草色的粽子,王队真是心灵手巧啊!

@一枪穿云V:我们也有。

@无浪V:哈哈,今天杜明吵着想自己包粽子,我们去买了材料,还正在实践中,王队等会要比一比吗?

@海无量V:啧啧,别人吃粽子,我们吃狗粮@君莫笑V

@黄少天V:回复@海无量V:咦咦咦咦这话值得深思啊,吃狗粮?为什么要吃狗粮而不是吃粽子?吃什么狗粮?吃谁的狗粮?你吃狗粮为什么要艾特老叶啊?你们等会我先去码个长微博分析一下…

@君莫笑V:呵呵,猜去吧。

  职业选手在秀自己的端午节。

  喻文州仰面躺在床上,高高地举着手机刷微博,也不嫌手酸。看到叶修那条回复他心下一动,想了想后点了下叶修的微博,飞快地回了一句过去。

@索克萨尔V:回复@君莫笑:叶神节日快乐啊!^^

  喻文州发完也没指望收到回答,继续玩自己的手机。大概五分钟后,软件便提示他有新私信。

特别关心

君莫笑:哟,喻队闲着呢?

索克萨尔:^^自己一个人嘛,当然闲啦。

君莫笑:吃粽子了吗?

索克萨尔:没有。没有上街买。

君莫笑:怎么不去买?

索克萨尔:累,懒。

君莫笑:啧啧,你们不是有吃宵夜的习惯吗?

索克萨尔:呵呵…是有。如果有粽子从天而降,我也很乐意吃一个。

君莫笑:这样啊,那下来吧,我在你家楼下。

  喻文州手一抖,啪得一下,从天而降的不是粽子,而是手机。他揉了揉砸疼了的脸,按住心底渐趋慌张的情绪,从床上跳起来,顾不上整理头发和衣服飞奔下楼。

  五月底,广州的天气已经颇为湿热了。叶修果然在楼下等他,靠着路灯杆悠闲地抽烟,头顶的小虫子杂乱无章地在灯光下飞行。

  喻文州跑上前,累得上气不接下气,说,“你怎么来了?”

  叶修向他展示了一下手里的塑料袋,“知道你孤家寡人,特来安慰你…哇你怎么这样衣衫不整啊?”

  喻文州尴尬地笑了笑,摸了摸鼻子,“刚才躺床上来着…”

  叶修点点头,掐灭了烟扔在一边的垃圾桶里,“上去吧。”

  喻文州的单身公寓叶修是没去过的,否则他就直接上楼敲门而不是在楼下吹了半个小时风来酝酿感情。喻文州的小公寓还算干净整洁,就是餐桌边上堆满了书和包裹,喻文州清出一块地方招呼到,

  “坐。”

  粽子他刚买的,手摸上去温温热,叶修也不拘束地坐下,说,

  “就这样?不用去热了?”

  喻文州拉了张椅子坐他旁边,“就这样吧…你买的什么馅?”

  “蜜枣。”叶修说。

  喻文州惊讶,转而微微笑道,“没想到叶神也喜欢吃甜的…”

  “不是。”叶修说,犹豫着又补充到,“给你买的。”

  喻文州心里嗷了一声开始跑圈,表面上不动声色地笑,“谢谢叶神。”

  “我们俩什么关系啊,那么见外干嘛。”叶修笑了笑,解开袋子挑出一个粽子,慢悠悠地解绳子,“我给你剥。”

  喻文州受宠若惊,“好…”

  粽叶被水汽给润湿,呈现出一种墨绿的颜色,糯米的汁液被挤出些许,表面微有些黏。修长的手指慢慢剥下表面的束缚,露出里面被蜜枣汁浸得发甜发软的糯米来,下面未经点缀的白色地带,颗颗米粒饱满圆润。叶修拈了一小团糯米下来,送到喻文州嘴边。

  喻文州说,“你刚才洗手了吗?”

  叶修说,“你收拾桌子时,我去厨房洗的。”

  喻文州张嘴叼住,唇齿闭合时咬到了叶修的指尖。甜腻的味道在口腔中散开,喻文州微微一笑,舌尖若有若无地勾了一下叶修的手指,含糊不清地说,

  “好吃。”

  “甜吗?”叶修说。

  “甜。”

  叶修说,“我尝尝。”

  他猛地把手指抽出来,喻文州反应不及,牙齿磕到一起。叶修对那粽子似乎没什么兴趣,反而是上下打量一下喻文州,那只黏巴巴的手摸上了他的脸,凑近吻了上去。

  灵活的舌头撬开齿关,侵入甜味尚未退去的口腔。黏在舌上来不及吞下的糯米粒被叶修尽数卷入,吞下,口水吮弄发出“啧”的水声。

  喻文州微咬牙,轻声道,“干什么?”

  叶修说,“吃粽子。”

  喻文州抿唇,装作没看出他眼神的暗潮汹涌,用不确定的语气说,“去房间?”

  叶修说,“走吧。”

  两人起身,吃了一半的粽子孤零零地躺在了桌子上。

@君莫笑V:

  今晚的粽子,是鱼味。[图]

@王不留行V:卧槽。

@寒烟柔V:卧槽。

@百花缭乱V:卧槽。

@夜雨声烦V:卧槽卧槽卧槽。

...[以下省略无数]

那是一张图片,喻文州安心地闭着眼睛窝在他怀里,已经睡着了。

end .
——————
林哥还没吃。。

大声告诉我,粽子什么味!!!

评论(21)
热度(274)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