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虫巢【叶喻abo】(6)


6.

  大意了。

  喻文州微眯起眼,心里悄悄叹了口气。叶修的枪口离他的额头微有点距离,喻文州冲他笑了笑,笑得对方一怔。

  紧接着,翻滚,瞬移!

  喻文州逃离出叶修的枪口下,闪到他左侧的同时抓住了对方手腕,猛然用力试图扳掉他的枪。叶修没有挣扎,飞起一脚踢他身子,喻文州躲闪不及,最后一秒放开手,同时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

  这样说的确有些夸张,不过喻文州确实是重重地撞在了树上,抖下来不少叶子。他捂住腰,暗想叶修你丫下手怎么这么狠。

  叶修走过来似乎想扶他,“喻队,还有必要打下去吗?…”

  喻文州在他靠近的途中猛地出手,恶狠狠的一拳击中对方下巴。叶修吃痛,身子向后晃了晃,喻文州横扫,击中对方脚踝。叶修看上去站立不稳要倒下去,身子倾斜的一瞬间伸手揪住喻文州的手腕,对方猝不及防,给抓了个正着。

  反扭,锁紧,叶修把喻文州压在地上,拧着他胳膊迫使他脸贴着地面。喻文州挣扎,冷不防地身后力道一松,喻文州从他怀里转过身来,一双手倏地伸出卡住了他的脖子。

  “可以了,别动了。”

  喻文州刚认识叶修时就领教过他的力气,手指如铁锢一半牢牢扼住自己,肺中的残留的氧气逐渐被消耗殆尽。喻文州也尝试着去掐对方的喉咙,缺氧带来的乏力让他手软,所有的挣扎不过是徒劳。

  叶修跨在他身上一脸轻松,“嗯?”

  喻文州无奈地闭了闭眼,挤出气若游丝的一句,“你赢了。”

  叶修笑,松开了他限制他的手,却没从他身上起来。喻文州挣扎着推了推他胸口,“干嘛?”

  “你身上很香。”叶修说。

  喻文州一愣。剧烈运动和与成年alpha长时间互动引起的信息素紊乱,这种事发生在他身上也不是一次两次了。喻文州抬起右手,将纤细的手腕送到叶修嘴边,对方先是慢慢舔了一口,说,

  “以前我们经常这样吗?”

  喻文州说,“是。”

  叶修没轻没重地在他脉搏上方留下一个牙印,继而扶他起来。喻文州靠着他肩膀,听对方问道,

  “现在去哪儿?”

  喻文州扶了扶腰,刚才摔得太狠,腿侧一块肌肉似乎拉到了。加上信息素波动,凭着他这个状态,现在去考勤部给叶修登成绩好像不太现实,他想了想,说,

  “回宿舍。我有资料给你看。”

  于锋送来的研究报告十分详细,共有三册,喻文州看好后已经整齐码好放在了书房。他回去后先吃了抑制剂,自个儿在小厨房拆利乐砖,王杰希托人从国外进口的新品种,说是特别补钙。正悠哉悠哉着,叶修的抱怨从客厅由远及近地传来,

  “…我说这于锋是搞军事的还是搞科研的,标题写得这么文绉绉…”

  喻文州端着那杯冷牛奶出去,在他旁边坐下后耐心地说,“他的确是搞军事的。这份资料是他手下的人收集,由他汇编的。差点忘了告诉你,如果要复位,你可能还得补习文化课。”

  叶修又嘟囔了句什么,这次的内容没让喻文州听到。

  他翻开第一面,开头一行加粗加黑的标题:丛林生物基因变异调查报告。

  “他们从发现你的那个洞穴里,检测出来一些奇怪的东西…”喻文州说。

  原本于锋不把这当回事儿,但毕竟这请求是来自被公认为有见地的喻队,他便先只派了一支队伍去勘察一番,其中也包含了形式主义的成分。结果队伍出发不久,联络部就收到了一份发自大山深处的电报。

  “请求支援!”

  随后的两个星期,便再没了消息。于锋立刻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当下组织了三支荷枪实弹的精英队前往救援。

  然而只回来了半个队伍。

  “他们去了那个山洞的内部。环境和我们上次去的时候一样黑暗潮湿,只是空气中多了几分令人作呕的腥味,像是血,也像是动物尸体腐烂的臭味。”

  将近三十人的全精英战队排成中规中矩的队形向前推进。诚然,若他们遇见的只是普通的敌人,这样的阵形是最适合防守和进攻的。可实际上,他们所需面对的,是足以填充整个山洞的庞然巨物。

  “他们将其称为‘evil’,恶魔的巢穴。”

  “对于被‘绑架’到那里的过程,你还有没有什么记忆?”喻文州缓声问。叶修摇摇头,“没有。他们看见了什么?”

  “和我们上次看到的一样。足以撞塌整个洞穴的巨型蜘蛛从里面冲出,直将他们撞飞出去。不少站在边缘的士兵被活生生地碾死在洞壁上。”喻文州皱眉,有些不忍,“他们在半山腰与其进行了一场恶斗,基本死伤殆尽,活着的五人拼尽全力砍下了它的一只脚,最后逃脱出来。”

  叶修只是叹息一声,折损这么多人,可以想象于锋的心情。

  “受伤的人大多中了毒。士兵回来接受治疗,让医生提取他们伤口里的毒素,进而发现了一个奇怪的事情。”喻文州手托着下巴,迎上叶修疑惑的眼神慢慢说道,

  “伤口里的是有些类似却不完全相同的两种毒素。”

  “什么意思?”

  一种是正常的动物性病毒。而另外一种,Y区科研队经过实验分析,从中提取出了含有H3的元素,经过比对,确定其中包含了变种后的…”

  “‘熔岩’。”

  叶修倒吸一口气,缓过来后问,“王杰希知道吗?”

  喻文州点头,“知道。我准备这两天跟他联系的。还有就是…”

  他顿了一下,眉头拧起来,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局促地笑了笑,“你等会,我去房间拿个东西。”

  喻文州起身走去卧室,关上门发出咔哒一响。叶修心想你搞什么鬼,一边翻资料一边把玩着桌子上的笔等着喻文州出来。

  过了大概5分钟未闻声音,叶修有些不耐烦了,脸朝着房间喊,“你搞什么呢?”

  没有回应。叶修啧了一声,推桌站起走向卧室。门打不开,从里面给锁上了。

  “文州?喻文州!”

  他敲门越来越急,不得回应,心里暗叫不好,手猛然用力,生生把门把手卸了下来。

  他推门而入,一声担忧还没喊出口,就愣在了原地。

  喻文州蜷缩在地上,手无力地揪住床单的一脚,神情昏溃表情茫然。整个房间笼罩着omega暗潮汹涌的信息场,叶修呼吸一滞,瞳孔骤得收缩了一圈。

  喻文州抬头,努力看清来人,轻声说,“别过来…”

  叶修钉在那儿半天才挪得动脚步,走到对方身边按住声音里的躁动,“不是吃了抑制剂吗?怎么搞的?”

  他俯身去寻找喻文州的腺体,听见耳边人有些虚弱的辩解,“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其实喻文州心里清楚得跟明镜似的。他毕竟太久没有和固定的alpha如此亲密接触,自己再怎么不怀二心也抵不过生理反应,加上对方又是叶修,信息素早已被撩拨地蠢蠢欲动,只是在等待一个天时地利人和来爆发罢了。叶修张嘴咬住他跳动不休的腺体,本想用自己的信息素来压制住对方,却不想两支气味相伴相生碰撞厮杀地愈发激烈。

  喻文州下意识地推拒着,被叶修握住手腕扣在了地板上,对方整个人压了上来。

  他有些受不了,昂着下巴,殊不知自己把脖颈那块更多雪白诱惑的区域暴露出去。叶修眼神一暗,在这本该是情投意合的时候问出了一句有些煞风景的话,

  “如果我刚才不进来,你准备怎么做?”

  喻文州眼神涣散,小声道,“自己解决…”

  叶修一顿,俯身去亲吻对方的眼睛。熟悉的信息素缓慢释放开来,喻文州难耐地动了下,偏头想要挣扎。叶修转而咬住他的耳垂,说,

  “既然我都回来了,为什么还要一个人呢?”

  他一僵。叶修的手顺着他侧腰线缓慢下移,淡淡地说,“安全套在哪儿?”

  喻文州看了他一眼,“床头。”

tbc.

————————
难产出来了!

评论(20)
热度(229)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