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虫巢【叶喻abo】(5)

少女喻?

5.

  “你是说,我们俩曾经是搭档?”

  手心里那块面包被他翻来覆去地捏了好几次,叶修凝神看着喻文州,对方只是默默地喝牛奶,吞咽时喉结上下滚动,偶尔发出咕噜噜的声音。

  感觉到自己似乎被遗忘了,叶修叩叩桌子,不满道,“喂,喻队长!”

  喻文州猛地回神,尴尬地放下杯子,嘴边上的细小绒毛沾了一圈牛奶却浑然不知,“嗯,什么?”

  叶修看着好笑,下意识地伸出手帮他把嘴角的牛奶擦干净,擦完自己都愣了一愣。喻文州眸色一暗,不着痕迹地拉开些距离,“叶队,怎么了?”

  叶修脸上表现的不相信,在他意料之中。喻文州在威逼利诱下,老老实实地交待了之前的事,包括两人如何相识,叶修被关押,喻文州为他昭雪,以及后来的征讨战争中叶修为国家“牺牲”的事。现在连小学教科书上都大肆吹捧他的伟大,喻文州觉着也没必要再在故事其中添加更多的英雄色彩。

  所以他只是客观地阐述了他的辉煌事迹,其中却有意无意地略去了二人之间的猜忌与矛盾,以及那早已缓慢滋生的暧昧情愫。

  他告诉对方他们之间的关系是“两个因需互相解决生理问题而共处alpha和omega”,但叶修总觉得哪里不对,却偏偏又挑不出刺儿,只能不甘心地说,

  “就没有别的?”

  叶修凭着第六感知道对方说的都是实话,但喻文州越坦诚他越不安。喻文州点头,镇定地拿起面前的三明治咬了一小口,一边偷偷打量着叶修的神色。

  对方放松的一瞬间他也松了一口气,展开一个温和的微笑,试图再说些什么。叶修咬上那块面包,截下了他的话头,

  “我相信你说的。”

  “但是你没有告诉我全部。”

  喻文州怔怔地看着他,惊讶于他的直觉。叶修微微一笑,嚼着嘴里的东西含糊不清地说,“我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你隐瞒了些事情…但你不想说我也不会逼你。”

  “但如果需要我负责什么,我也不会推诿的。”

  喻文州忍不住,一下子笑出声,眉眼弯弯地说,“你想负责什么?”

  叶修耸了耸肩,张着嘴停顿了一会儿,露了一个无奈的笑容。

  “我忘了。”

  叶修在他那里住了大概两个月,由喻文州督促着严格按照张新杰给的方案锻炼身体,往日行为举止上的强势也日益显现。喻文州每日解决完分区事务后,会带一部分的资料回来给叶修看,帮他了解这两年的发展状况,也试图唤回点他的记忆。

  他心心念念着想要寻找叶修身上的莫名失踪莫名出现的谜团。就在这个时候,于锋派遣去侦查洞穴之谜的精英小队,也带回来了一些令人难以置信的调查结果。

  G区,仿真训练场。

  喻文州换好衣服出来,背对着更衣室站在入口处叉着腰等人。叶修比他要慢一步,在路上就碾灭烟头小心翼翼地不让他发现,处理掉犯罪证据后大踏步走过去。

  喻文州回过头,冲他笑,“来了?”

  叶修挑眉,“来了。”

  喻文州穿制服的美型程度着实令他惊讶。他身上有着所有omega的特征,眉眼温和,黑色战斗服塑出纤长的身形,不同于叶修曲线的硬朗,而有一种柔和的美感。他戴着手套,仅仅掩住半只手掌,白皙的手腕露在外面。

  喻文州在他面前挥挥手,说,“发什么呆呢?”

  叶修咳一声,诚实地说,“你太好看了,移不开眼。”

  喻文州抿唇,似为了掩饰不好意思,伸手去帮叶修抚平他肩膀上的衣褶,说,“邋遢。”

  “我又不是男模,去走秀吗还整理衣服?”叶修说。

  喻文州瞥他一眼,不说话了,转身向电梯走去。叶修怕他生气,哎哎哎了两声追上去,

  “我逗你玩呢…等等我啊。”

  两人坐电梯下到负一层,在枪械房内挑选顺手的武器。叶修挑选好近战匕首和枪型,看喻文州已经准备好了凑到他身边,一副犹犹豫豫欲言又止的模样。

  “嗯?”叶修看他。

  刘海的阴影掩住了神色,喻文州头微微低着,小声说,“哪里好看?”

  叶修一懵。

  哪里好看哪里好看哪里好看哪里好看…这是问自己刚才在夸他哪儿吗?

  叶修反应过来,又不好光明正大地嘲笑对方,憋得眼泪都出来了。

  喻文州也自觉失态,咳嗽一声给枪装好子弹,向A组入口走去。叶修在他经过自己的时候拦了他一下,手故意按在他胸前揉了一把,笑眯眯地说,

  “哪里都好看。”

  说完他便晃悠悠地去了另一个入口,全然没有发现喻文州的脸唰得一下变得通红。

  仿真训练场是联盟去年才推出的新型训练模式,大多数为真人1v1对抗。在这里士兵必须携带特定武器,比如橡皮子弹枪和塑式匕首。士兵可以根据需要自行设置训练模式。训练模式分很多情景,如沙漠、街道、密室等,而喻文州这次设定的,是雨林模式。

  刚进场地,四围便弥漫上来浓稠的白雾。高高的植物遮住了头顶的人造光源,喻文州把手按在枪上,缓慢而谨慎地向前走。

  王杰希和黄少天本来是不同意由他来主持叶修的审核考试的,一是说要提高标准二是审核理应公平公正。尽管他们表达得十分委婉,但喻文州还是听出了话外意:不就是担心他偏袒叶修庇护私情吗?

  他当时只是笑了笑,说,“我要是真偏心,还有谁能阻止得了吗?”

  王杰希黄少天哑口无言。的确,他们也只是建议,叶修的监管权被喻文州牢牢握在手里,他们实际上无权干预。

  喻文州放慢呼吸,更加注意起脚下的情况。这丛林险境里,除了来自敌对方的威胁,还有模式自带的危险:草丛里的捕兽夹,树旁的渔网,随便哪一个都是致命的陷阱。

  他已经快到达中心地带了。

  原本沉寂的雨林里,突然有人开枪。距离不远,喻文州一怔,立刻躲在了树后。

  这潮湿阴暗雨林里,惟有叶喻两人。这枪响,必定是叶修的杰作。一不小心暴露方位?叶修没那么新嫩,在喻文州看来,故意暴露防卫吸引他前去,才是对方的主要目的。

  喻文州屏住呼吸,一个闪身走出树的保护范围,借着草丛的掩护悄悄向着声源走去。

  叶修正站在一片较为空旷、雾气稀薄的空地上,枪口后指,一边开枪一边转着身子,十分警惕地打量着四周。

  好狡猾!若是喻文州想当然地在他枪口未对准自己时冲上去,便会正面撞上叶修,那暴露的人就是喻文州自己了。喻文州按兵不动,看叶修放下枪,悠闲地环视了一圈,懒洋洋地开口,

  “我知道你就在附近。”

  他歪了歪头,毫无预警地突然抬手开了一枪,子弹险险地擦着喻文州的身子射了出去。喻文州动也未动,冷冷地观察着叶修的下一步举动。

  叶修又开始向四周射击,看似漫无目的,实则在渐渐封锁周边的埋伏区。喻文州几次被逼得换点蹲守,听见叶修似笑非笑地说,

  “我已经做好陷阱等你了。猜猜是什么?”

  心理战术。喻文州安慰自己,在下一颗子弹送来时率先闪躲开来,却不想脚下咔地一声轻响。喻文州脸色一变,只觉得有什么东西咬住了他的脚踝。

  他还没来得及发出什么声音,树叶间咻地一响,绳索锢住他的脚踝把他倒拉上去。喻文州失去平衡,猛然间摔在地上,紧接着又被扯上了半空。

  他下意识挣扎,整个人徒劳地在半空中荡了个圈。眼看无济于事,喻文州更改策略,空出的那只脚抵住绳索,腰部骤得发力,半个身子腾空窜上去,右手拔出别在腰后的匕首,卡准时机地割向绳索。粗质麻绳断裂时发出“嘶啦”一声响,腿部束缚一松,喻文州整个人摔进了草丛。

  好在有厚厚树叶堆垫在身下,不算太疼,喻文州向左翻滚卸去摔落力道,翻身起来视角转了一圈没看到人,后知后觉地回过头,额头刚好抵上了一个冰冷的枪口。

  喻文州喉咙一紧。

  叶修微微一笑,“抓住你了,小家伙。”

tbc

就快有肉啦。

评论(12)
热度(210)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