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虫巢【叶喻abo】(4)

4.

军队paro流氓叶,防和谐符号鎧请忽略
————————

 

4

 

 “出去晃晃?”

  喻文州推着轮椅靠着门,微笑地看着正坐在床上发呆的叶修。

  他恢复地很好,下床行走已经没有问题。萎鎧缩的肌肉正在逐渐变得强劲,叶修本人也从刚被发现时的狼狈消瘦的状态中逐渐脱离出来,身上长了点肉。

  喻文州推着他向前走,从这个角度能透过他宽宽的衣领,窥视到对方的肩膀和胸肌。

  他把他带去花园。是为了保险起见,喻文州才采纳张新杰的建议让他坐的轮椅。不过叶修似乎并不情愿,靠在轮椅背上打着哈欠,眯着眼睛看着天空,长长了点的头发蹭着喻文州的肚子。

  “来根烟。”他嘟囔。

  喻文州好脾气地说,“不行。吸烟伤害呼吸道。”

  叶修又小声抱怨了句,百无聊赖地垂下头去。前几日刚下过雨,微薄的云掩住一点太阳,但近地面还算温暖。

  叶修斜过头,看坐在旁边长椅上的喻文州忙着想要解开食品袋的结,伸手就把那个袋子拿了过来。

  袋子里是剥好的荔枝,一颗颗晶莹圆鎧润,全都是喻文州事先准备的。叶修慢条斯理地解开那个结,昂起下巴懒洋洋地嘲讽道,

  “笨。”

  喻文州嘴角勾起一个弧度,“谢谢叶队。”

  叶修自顾自地拈了一颗出来,塞到自己嘴里。新鲜荔枝肉甘甜脆口,他嚼了嚼,露出颇为满意地神情,又捏了一颗凑到喻文州的唇边。

  “张嘴。”

  喻文州被他弄得猝不及防,下意识张开嘴,任凭那颗荔枝挤开齿缝,催促舌尖卷上,将对方的馈赠据为己有。叶修的拇指抚了一下喻文州的嘴唇,擦去上面遗留的津鎧液。

  他脑海里轰得一炸,就听叶修说,“喻文州。”

  指腹恋恋不舍般掠过,收回,叶修定定地看了他一眼,说,“你是叫这个名字吧。”

  喻文州缓过神,“你…”

  “别误会。”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擦手,慢吞吞地说,“…张新杰跟我说的。”

  喻文州嗯了一声,“他还说了什么?”

  “他说,我们两关系很不一般。”

  喻文州敏锐地捕捉到叶修眼里的一丝狡黠,心下了然,明面上又不动声色地把问题抛还给对方,

  “你觉得呢?”

  “我觉得吧。”叶修盯着他眼睛,“很可能是这样啊,亲人,同伴,战友,搭档,或者是…”

  “恋人之类的。”

  喻文州看上去很平静,“嗯,也许呢。”

  叶修怔了一下,似乎没想到是这样一个回答。两人眼神交相厮杀了一会儿,叶修败下阵来,老实承认,“好吧。”

  “是我猜的。”他说。

  喻文州也暗自松了口气,赌的就是张新杰不热爱八卦的人品。叶修有些挫败感,又挑了颗荔枝用来发泄,略带不满地问喻文州,

  “你到底是什么人?”

  喻文州哭笑不得,“我的身份对你来说真的这么重要?”

  叶修说,“本来是不重要的。但你太关心我了,我又是那种知恩图报的人,你告诉我,没准我还能给你提个好人奖呢。”

  喻文州失笑,“不必了。”

  叶修瞥了他一眼,还想说什么似的,又咽了下去。温香潮鎧湿的空气中夹着淡淡的清甜,叶修说,“你是omega?”

  喻文州说,“是。”

  叶修说,“那我出院后住哪儿啊?”

  喻文州被他脑回路一怔,“谁说你可以出院了?”

  “哎,我那天问过张新杰了,他说我能打得过你我就可以走了。”叶修掏掏耳朵,“出院后总得有个人陪我吧,你吗?”

  喻文州微笑道,“先别急着想落脚点啊,你真能打得过我吗?”

  叶修也笑,“谁说不行呢?”

  他突然伸出手去,喻文州一惊,连忙向右闪身躲避。对方曲肘反抓,喻文州下意识要格挡,又怕伤着叶修,两厢一犹豫就给抓鎧住了前襟。叶修狠狠地把他掼在椅背上,同时从轮椅上站起来,直压在喻文州身上。

  “谁说不行呢?”他又重复了一遍,笑吟吟地。

  他腿卡在喻文州身侧,距离太近,喻文州嗅到他身上久违的信息素,一阵失神,下意识地说,“嗯…。”

  叶修觉察出一丝异样,放开他。刚刚用力过猛,自己的手也有些疼,他松了松筋骨,问道,“我住哪?”

  “住我那儿。”喻文州回过神,有些尴尬地说,“上面已经批了。”

  叶修意味深长,“alpha和omega共居一室?怕是要开先例了。”

  喻文州微微一笑,“谁说以前没有过呢。”

  喻文州实际上每天过着朝九晚五的生活,不能说日理万机,但也时常忙得焦头烂额。叶修倒清闲,晃在他寝室里美明其曰休养生息,喻文州只觉得他是放假来了。

  平静安和的早晨,叶修被厨房里的动静弄醒,趿着拖鞋去闻早餐的香味。空气里全是烤面包的诱人味道,酝酿着斜月沉沉藏海雾般的清朗香气。

  这是一个冷静自持的omega,叶修想,哪怕是共睡一张床,喻文州也不为所动,一份喷雾一支药剂把自己掩饰得宛如beta。这人只有在自己的空间里才会放松下来,不经意地散发出慵懒闲适的气息。

  喻文州哼着小歌,估计是工作快做完了,心情挺好。他刚起不久,懒得整理自己,只穿了单薄的睡袍,叶修悄无声地站在他的身后,上上下下细细地打量着。

  白色的布料有些透明,隐隐约约地映射着身下肌肤的颜色。细长的布带束着腰,勾勒出腰的轮廓,往下是曲线颇为赏心悦目的小鎧腿,毫无掩饰的暴露在空气里。

  听到身后的动静,喻文州转过来,“醒这么早?”

  叶修微微叹了一口气。喻文州自制力好,他可不是。

  滚动的喉结向下指引到分明的锁骨位置,平坦的胸口光鎧裸在外面,睡袍遮掩,腿鎧根掩藏在衣摆的阴影里,时隐时显。喻文州相当没有自觉心,两腿交叉,微仰着头笑道,“一起吃早饭?”

  叶修上前一步,搂住对方的腰。出乎意料的,喻文州似乎腿软了一下,全然不似平常的淡漠,强撑着身后的桌子站着,

  “怎么了…?”他问。

  叶修嗤地笑了一下,凑得更近了些。

  “喻文州。”他轻声道,也不知是何来的勇气和急促推动他说出了这句话。

  “你该不会是…喜欢我吧?”

  他手按鎧压着喻文州的腹部,指尖有意无意地绕动着那根布条,“平时看的还挺禁欲的,怎么现在…”

  “支撑不住了呢?”

  喻文州身子的确是一点一点地向下滑着,叶修把膝盖卡进去,迫使对方跨鎧坐在自己腿上,塑造出一上一下的局面。喻文州有些紧张,勾上一个弧度不变的笑容,

  “换作你是omega试试看?”

  叶修啧啧两声,摇了摇头,“不是吧。”

  喻文州也知道这个理由太过牵强,支起身子独立站着,手攀住叶修的肩膀,借力的同时也想要拉开两人的距离。

  “别这样。”喻文州说,“我早上没吃抑制剂。”

  “你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对方的睡裤材质也相当滑软,此时对双鎧腿未着丝缕的喻文州却是变相的折磨。叶修还偶尔蹭刮两下,喻文州想,这一定是一次有预谋的袭鎧击。

  “你猜。”他鬼使神差地作死。

  叶修挑了下眉,不顾对方的抗拒强硬地吻上去。耍流氓这事他做多了,此刻相当熟练,让他意外的是,喻文州表现出不适应和不习惯的举动中,竟还隐藏了他本应熟知的胆怯迎合。

  “你似乎对我的信息素没有任何抵抗力。”叶修放开他嘴唇,轻声道。

  喻文州的手被他禁锢在身侧。他徒劳的挣扎了一下,看向对方透露出愈发严肃神色的眼睛,终于停止抗拒。

  他沉默,一会儿后又淡淡地说,

  “好吧,我来告诉你之前的事。”

  叶修打量了一下他的表情,不由得呼吸一紧。

 

 

tbc.

————————————————————

差点忘了还有这个文、、、

评论(11)
热度(210)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