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abo】Tuesday(1)

Tuesday

1.

  喻文州第一次真正地见到传说中的叶修,应该就是在这个小酒吧里。柜台灯光昏暗,男人端着一杯柠檬水,支着两条长腿在跟别人谈话。身后还围了两个人,喻文州没有多犹豫,稍稍扭着身子就走了过去。

  这种恶心的步子有时候还是有用的,他想。

  手微微一拽就勾住了对方的领带。不出所料地,后面两个人上前一步想要把他拽开,叶修只是挥了挥手,看着喻文州淡淡地说,“在谈事。你要干什么?”

  喻文州用余光瞥了眼他对面的另一个人,没有多加搭理,勾起一个平和温婉的微笑,故意下压声线捏出酥软慵懒的声音,

  “帅哥。约吗?”

  叶修微眯眼,手拍了拍他腿的外侧。今天王杰希给他选的衣服骚透了,意思就是要一举拿下,微贴身的长款衬衫刚刚及膝,还有包臀的牛仔裤,还有被勾出的信息素,浑身上下的细胞仿佛都在散发着“来干我”的意味。

  于是计划之中的,叶修中圈套了。

  他在叶修“谈完事”后就跟他去开了房。叶修在浴室洗澡,喻文州套着衣服,趁着水声遮掩了他行动声音的时候,拿过了叶修放在床尾的衣服。
  西装口袋,空的;裤兜,也是空的。喻文州有些焦躁,手指拨弄着皮带,企图找到一丝线索。

  他没有听到一丝声响,就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被人放倒了。

  不是他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也没有低估了叶修的能力,只是他预计错了叶修洗澡的时间罢了。喻文州醒来后的第一反应,就是摸自己的腰侧。

  空空如也,他心里一凉。

  紧接着,因扯动引起的疼痛从脊椎根部慢慢升上来,疼得他一激灵。空气里满是信息素相互融合渐趋消亡的残留气息。眼前仿佛蒙着了一层透明的薄膜,看东西全都是模模糊糊的重影。喻文州把头偏向左侧,屋子凌乱,一副事后未整理的模样。

  他眨了眨眼,勉强分辨清楚地下的那一堆破烂是自己的衣服。

  混了别人的。

  “醒了?”

  一个散漫的男声响起。喻文州再次努力把头转向反方向,颈椎一疼,他皱眉,

  叶修坐在床边上,身子裸着,叼着根烟在擦拭手里的枪。喻文州心里一颤,一声怒斥要出口,却没想到嗓子沙哑得几乎吐不出一个字。

  叶修瞥了他一眼,放下手里的东西,敲了敲了床边的柜子,慢慢说道,“喝水。”

  喻文州抬头看。柜子上放了一个玻璃杯,杯里的水晃悠了一下,舔掉了杯壁上的雾珠。喻文州伸出手,无力地够了一下,倚着柜子软了下去。

  叶修啧了一下,拿过水杯抿了一口试温度,再把水杯凑到了喻文州唇边。

  “可以喝了吧?”他耐心地说。

  喻文州先瞪了他一眼,张开嘴将水吞下。苦得有些不正常,他说,“你在里面放了东西。”

  语气带上了恼怒与恨意。对方只是淡淡地说,“是啊。避孕药。”

  喻文州一僵。

  “你…”

  叶修耸肩,慢慢道,“是你约我的。难道我有错吗?”

  自作自受。简单的几个字隐藏了再明显不过的嘲讽,喻文州咬牙,而自己后面松软湿润的内壁正在不断提醒着他这个男人刚刚做了什么事,罪恶的信息素催促他赶紧折下腰臣服于对方。

  “好了。”叶修把玩了一下手里的枪,“可以说正事了吧?

  “编号?”

  喻文州扭过头。

  “名字?”

  咬牙。

  “上司是谁?”

  喻文州闭上眼,抿唇下定决心死也不透露。

  叶修摇摇头,食指和小指灵活地拧了几下,弹夹掉下来,被他扔在一边。归位完毕,叶修把枪扔在了地上。

  “你们上司怎么想的,派新人也就算了,还是个omega?”

  喻文州下意识地说,“你怎么知道我是新人?”

  叶修笑了笑,“你的前辈基本上都死掉了,不是吗?”

  喻文州呼吸一滞,忍住了回头瞪他的冲动。

  “想要什么?”叶修说。

  喻文州梗着脖子说,“我才不会告诉你。”

  叶修笑,“要是我猜,我想要的昨晚已经给你了。”

  这句话在喻文州脑海里转了转,他才反应过来是什么意思。红晕瞬间染上他的脸,喻文州下意识直起身子,好看的眉心稍稍皱起来,“闭嘴!”

  尾音还没收住,经不住刺激的股缝蹭到了柔软的被子,一声灌了甜酒般腻了的哼吟流出来。叶修呵呵一笑,“年轻人没经验啊。”

  被他一闹腾,被子一角滑到了腿下面。

  叶修说,“哎,问问你。”

  他整个人翻上床,撑在喻文州身边。喻文州软得自己身子都撑不住,更没办法拒绝对方。叶修看在眼里,帮他把被子拉上去一点,手有意无意地触及到喻文州的小腹。

  “我要是真把你标记了,怎么办?”

  喻文州偏开头去,半不情愿地说,“…不是发情期。”

  叶修哦了一句,“倒是准备充分啊。”

  他的手似乎是不经意地挪动着,顺着喻文州的腰线滑下去。年轻人肉体紧实,臀部手感非常好,叶修的指尖搭在喻文州的膝盖内侧,一点一点地撩上去,划过腿根白皙的肌肤,掠过会阴的柔软,直向那处湿润探去。

  “别…”

  喻文州微张了唇。信息素的催化作用染得他唇红齿皓,喻文州双腿并拢想要夹住他的手,胳膊反向想去揽住什么东西,却只挂住了叶修的手臂,还因乏力一点点地顺着对方肌肉的曲线向下移动。

  “湿透了。”叶修轻声说,“你要是现在不说,等会我有办法让你说。”

  喻文州闷哼了一声,睁大眼睛视线下移。他想勾起一个淡定自若的微笑,可惜自身状态不再允许他戴上伪装的面具。

  他是我的敌人。

  喻文州眯眼。

  我要把他捉拿归案。


tbc.

————————

昨晚饿了炖肉末。

评论(20)
热度(236)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