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abo原著向】平生(5)

请不要槽我的英语...这是我的英语作业..。

平生5.

  “怎么样,第一次跟我搭档,还是在这么大的比赛上,刺不刺激?”

  叶修站在高一点的台阶上,仗着那点微弱的高度优势微俯身看着喻文州。喻文州抿唇一笑,避开他的视线,说,“幼稚鬼。下来。”

  “别。你上来呗。”

  喻文州不理他了,转过身去看比赛场。叶修趁他不注意,张开胳膊从背后抱住了他。

  喻文州瘦,又处于劣势地位,一下给抱了个趔趄。叶修的胳膊裸露在外,肌肉分布均匀的小臂紧紧地把喻文州锢在怀里。他把下巴搭在喻文州的肩膀上,靠近对方耳朵,有意无意地触碰着那块柔软敏感的薄皮。

  “喂,文州。”

  信息素裹在单向的热气里,喻文州的耳廓迅速被染红。叶修的身子贴得紧了些,把两人之间微乎其微的空间挤压殆尽,语气里挑上几分试探性的戏谑。

  “…有没有感觉到什么硬硬的东西抵着你?”

  喻文州一僵。身后人的温度渡过来,就在自己尾椎末尾,后腰以下,臀缝之间,的确有个硬梆梆的东西压在上面。叶修的手开始不安分,仗着场馆里灯光暗,开始有意无意地撩拨着喻文州仅拉到小腹处的拉链。

  “别闹。”喻文州有些紧张,“有人看着呢。”

  叶修嗯了一声,“谁?”

  喻文州眼神示意过去,对面瑞士二号,那个枪炮师,正在以一种暧昧的眼光打量着他们。

  叶修啧了一声,“看你还是看我呢?”

  喻文州回答得很委婉,“他是一个alpha。”

  叶修眯眼,一只手上移捂住喻文州的嘴,同时狠狠地咬了一下他耳后软肉,想想不解气,又留下了一下牙印。喻文州差点叫出来,责怪地说,“放开。等会就要上场了。”

  叶修嘴唇贴着他头发,“我不。”

  喻文州说,“还有那里,收回去。”

  叶修说,“…那是我腰带的扣子。”

  “…”

  最终战,中国队对战瑞士队。

  君莫笑打领先,其余四个人紧跟其后。喻文州仔细辨别着周围的声音,忽然看见团队频道里跳出来一句,  “跟上。”

  他心里五味杂陈,不知作何感想。散人扛着那把剑飞奔在自己身前,伞尖一点星亮。

  他不是没奢望过这种情况。并肩作战,叶修可以成为他最锋利的矛与盾,而喻文州,也可以为他做出些什么…

  诅咒之箭!

  黑压压的光射出去,看着就疼。叶修忽然放慢了速度,君莫笑退到二线区,开始当一个普通输出,一枪穿云则接过了限制的任务。

  累了?还是怎么?喻文州有些担忧。索克萨尔紧盯着对面的神枪手,一个走位刚要放技能,铺天盖地的炮火猛地袭来。

  喻文州一惊,连忙移动企图走出火力线。

  他下意识地向左移动,翻滚加上前冲,依旧甩不开那个万恶的枪炮师。一步踏出,地上浮现出一个黑色的洞,喻文州一怔,暗想这下糟糕了,是不是又中了对面哪个人的陷阱…

  紧接着,一个身影面对着他从天而降,红色的围巾扬起,银色伞身轮了圈,倏地绽开,被人扛在肩上挡住了所有的攻击。

  与此同时,全部频道。

  君莫笑:刚才就看你盯着我们小术士了,干什么,图谋不轨啊?

  游戏外,喻文州脸一红,就见叶修猛冲上去。对面其余四人被一枪穿云三人强行拖住,君莫笑在众目睽睽下,又一次演示了一遍“散人快打”。

  索克萨尔举起法杖:死亡之门!

[全部]索克萨尔:^^

[全部]君莫笑:还敢抓人吗?

  当喻文州被叶修搂在怀里摇晃时,身边全都是满场馆的人疯狂的叫喊。嘈杂沸腾的喧嚣,喻文州却只听到离他最近的那个人轻轻地说,

  “文州。”

  七月流火,就像亚热带焦躁不安的季风在西伯利亚的冷空气的安抚下渐渐归于平静。体内跳动酗乱的信息素趋向温润,喻文州搂上对方的腰,轻轻闭上眼。

  “嗯。”

  颁奖典礼是叶修上去的。国家队一干闲人在下面指指点点,纷纷猜测这个上去的人是不是他的双胞胎弟弟叶秋。

  这不是废话吗,发言稿可是英文,叶修会说英语?骗鬼呢。

  李轩对此表示怀疑的时候,叶修只是拍拍他肩膀,“没错,不过骗的是虚空阵鬼。”

  场馆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了这个男人身上。喻文州站在不明显的一个位置,看叶修慢慢走上颁奖台,灯光宛如瀑布一般从他头顶倾泄下来。

  叶修调了一下话筒,凑上前,声线平稳地流了出来,带着电流有些失真的声音传遍整个会馆,也传向整个世界。

  “Hello,everyone.”

  整个国家队都炸了。

  “I am Ye Xiu,the leader of Chinese team.”

  开什么国际玩笑?

  “I am honoured to stand here,receiving the highest glory.”

  喻文州整个人木了,忽然想起之前他们去吃饭的事情。自己揣着那点小得意,明目张胆地在他面前说出“He is my parter”这样的话…

  “The trophy is the dream of every professional competitor.It is consisted of tears,sweat,happiness,and pains.”

  真是太羞耻了。

  “This is a pride of every Chinese person,today,we are champion!”

  “The fire of China,never die out.”

  得,这官方话说的。喻文州抱着胳膊,微微一笑。

  如果叶修真的会英语,写这份演讲稿时冥思苦想的样子,应该也挺可爱的。

  “Meanwhile,I want to say some things to one person.”

  嗯?应该是感谢父母感谢荣耀感谢联盟之类的话…

  “Yu Wenzhou.”

  …吧。

  台上的叶修微微侧了个身,光束在他头顶上转了个圈,光影变化,他冲喻文州笑了笑。

  “Darling.”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一股酥麻感窜上头顶。国家队员都用种似笑非笑的表情看着他。

  “你们串通好的?”喻文州问道。

  黄少天嘿嘿一笑,“没有没有队长你要相信我们的纯洁性。”

  张新杰说,“不过他有跟我们透露一点信息。”

  搞什么呢,喻文州微抿了唇,瞪向他,意思是别闹了。

  叶修只是无所谓地笑了笑。

  “I’am happy to make friends with you.It's a real good time that working you is.I hope the words below,you will hear carefully.”

  喻文州的脸突然红了。好在也没人注意到,免去了被戳穿的尴尬。

  “You attract me a lot.Your intellect,your calm,your smile and your body bring me into submission.”

  “Maybe we have already developed an unusual relationship.”

  “I hope to be your lance,your shield,your umbrella,just fighting for you.”

  “Treating each other sincerely and sharing with weal and woe.”

  “I just want to protect you.”

  喻文州喉咙一噎,不由得捂住了嘴。

  “I love you.”

  会场里出现了小小的骚动,王杰希走到喻文州身边去,好笑地说,“感觉如何?”

  喻文州微咬牙,“他…”

  用漫不经心的语调吐出再认真不过的情话,喻文州想,这大概就是属于叶修的…

  “Be my partner.In other words,be my couple.”

  ...求婚吧。

  “Marry me,ok?”

  骤然安静,随后便是掀破屋顶的起哄声。不少外国人吹着喇叭,或者是大叫“marry him”这样的话,喻文州一眼扫过去,竟然还有几个外国职业选手…

  叶修撇下话筒,直接从台子上跳下来。叫闹声达到顶峰,叶修大踏步向喻文州的方向走来,手里还握着什么东西。

  “喻文州!”他说。

  他脸上是一种小心翼翼的紧张。走到喻文州面前,叶修谨慎地观察了下他的表情,看他垂下眼神,睫毛掩住了里面汹涌的情感。

  “文州。”他说。

  叶修握住喻文州的手,对方小小地挣了一下,没甩脱。他没顾及周围人的打量,没顾及移动过来的摄像机,只是慢慢张开手心。

  世界赛冠军的戒指,属于叶修的那枚,内里刻上了他的名字。

  烟嗓浸出的温和,带着盛夏将要消弥的平和情愫,说出喻文州最无法拒绝的一句话。

  “能戴上它吗?”

  喻文州的手细细长长的,骨节分明,皮白而薄,能看见下面隐隐的青色脉络。叶修把戒指推到他指根,自己的名字贴在了离爱人心脏最近的地方。

  喻文州像是才缓过神,小声地说,“事先都不跟我说一声…”

  叶修咬他耳朵,“告诉你了还怎么叫惊喜。回国之后,再给你买个大的。”

  他的唇侧移,贴上喻文州的脸,最后停在他的嘴唇上。叶修的舌头卷进去,感受到对方的手勾上了自己的脖子。

  周围还有人呢。喻文州想。

  算了。反正叶修也不会在意这种细节的。

  缩在最拐上的苏沐橙在磕瓜子,跟楚云秀说,“这算不算有情人终成眷属?”

  楚云秀点点头,酸溜溜地说,

  “喻文州这一生,大概就是这个人了。”

  “你那么酸干嘛?”方锐凑过来,要了一手心的瓜子。
  楚云秀想了想,“太秀了。”

  爱情的酸臭味啊。

  From now on,my whole body and heart both belong to you.

end.
--

语法错误请忽略。

家庭作业没跑了。

我在想下午交作业老师的表情。

为什么用的是partner呢?因为英汉词典里zuoai的英语解释是put xxx into his or her partner's xx... 叶修用的技能是当初单人对战喻文州时秒杀他的暗影陷阱(似乎)瞬间出现在他面前,只不过这次不再是刀尖相向,而是用来保护你~~~。
评论(23)
热度(152)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