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虫巢【叶喻abo】(3)

♢军队paro,叶喻夫夫拯救世界的故事。

♢前情请翻绝望都市系列x

恭喜叶修终于有了台词。

————————————————

3.

  所有人背后生寒,王杰希低声咒骂了一句。喻文州定住心神,轻声道,“怎么办?”

  王杰希身子微微错开些,说,“英杰,柳非,还有文州,你们走在前面,我断后。洞穴外便是悬崖,你们跳到对面那棵巨大的榕树上面去。快!”

  高英杰和柳非点了点头,立刻向洞口跑去。王杰希回头看了眼,那不明生物一动没动,黑暗里的眼睛仍亮着黄光。

  他说,“喻文州你怎么还不走?”

  喻文州说,“我背着叶修呢。你先走,跳到树上后接住叶修,再接住我。”

  “你还不如把叶修给我背着。”王杰希说。

  喻文州摇头,“不,我的力量比你小太多。叶修给你背,会损耗你的体力,等会爬树时你要是没力气了,我可拽不动你,你也别指望那两个小孩。”

  “撑到洞口你行吗?”王杰希说。

  喻文州点头,“可以。我要真上不去,你就拉我一把,拉不动就给我一枪。”

  王杰希眸色一沉。喻文州微微一笑,“快走吧!”

  对方深吸一口气,闪身向洞口跑去。脚步声伴着藤蔓滑腻的声音渐行渐远,喻文州却没跟上他,而是侧头打量穴底的那团光亮。

  没有动静。喻文州明白过来,轻轻一笑。偏过脸去,他刚好能触吻到叶修的脸庞,嘴唇下的温度蕴着淡淡的暖意。

  “走了。”他轻声说。

  喻文州扶稳身上昏睡的人,猛冲向洞口。他一心一意只想把叶修带出这个阴冷封闭的地方,就没再在意黑暗中的危险。喻文州没看到的是,后面那对巨大的眼睛,缓缓地合上了。

  紧接着,土石裂开、崩塌的声音顺着颤抖的墙壁怒吼着爬动而来。天旋地转,洞顶不时砸下来碎石,或是一些植物的茎叶、动物的残肢。喻文州心里一抖,那家伙的目标,果然是叶修!

  声音逼近了!

  喻文州咬牙狂奔,看到洞口光亮的一瞬心里轻松不少。他堪堪在洞口刹住脚,看向洞外,在那棵巨大而缠满绿色绒蔓的巨树上,王杰希三人正焦急地看着他。

  “接住了!”喻文州大声道。

  他抱起叶修,朝王杰希扔过去。跑得太久,更何况叶修也不轻,喻文州手上没力气,只能把他扔出一点点距离。好在王杰希够住了叶修的手,同高英杰一起把他捞了上来。

  接住叶修之后,王杰希喝道,“喻文州!快跳!”

  跳?他现在两只脚都是软的,成功跳到树上的机率只有三成。可怪物就在后面不远处,想不跳都不行!

  喻文州眼一闭心一横,纵身飞跃。

  王杰希的心也随着他的动作跳到了嗓子眼。喻文州的体力显然已经透支,跳出的成绩远远比不上他正常状态下的距离。

  “喻——!”

  眼看着喻文州直直地坠下去,王杰希担忧的话还没喊出,下半截就给接下来的景象吓得憋了回去。洞口炸出几块巨大的石头,先前追着他们的怪物,终于探出了身子。

  所有人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是怎样恐怖的动物啊!仅从外形上判断,这应是一只变异了的蜘蛛,不算腿的长度,身长大约三米,背上的花纹盘旋着,表面覆盖了一丛一丛的长绒毛。獠牙外露,嘴里滴着黏乎乎的涎水。那双黄色的眼睛又一次睁开,狠狠地盯着他们看。

  紧接着,它爬行了一段距离,怒吼了几声,朝着喻文州扑去。

  尖锐的呼啸声划破空气,一只精钢打制的铁爪冲破重重密叶,抓上了榕树的身子,铁爪在树上割出了几道深深的痕迹。喻文州右手手臂的绳子缠了五六圈,绷得紧紧。他自个儿顺着惯性荡过去,左手拔出腰间的枪,对准蜘蛛啪啪啪几个点射。冷冽的激光冲向蜘蛛,对方给打了个趔趄,直直地摔下悬崖,密密的草丛摇晃了几下,便遮掩住了它的逃窜离开的踪迹。

  喻文州被甩到树上,差点脱手。他整个人仅凭借一只手悬挂在绳子上,摇摇晃晃地。

  “拉我上去。”

  他声音说不大,好在王杰希不笨,跟旁边人把他拽了上来。喻文州手心因摩擦而皮开肉绽,王杰希看了都皱眉。

  “我这就联系于锋,让他用直升机带我们回去。”王杰希说。

  事情还算圆满,至少找到了叶修并把他带了回来。在喻文州的强烈要求下,叶修被安排在G区接受诊查和治疗,一切由喻文州负责。

  他现在躺在医院的病房里,连接着呼吸装置,心电监测仪的各项数字都十分平稳。旁边的架子上悬挂着点滴瓶,透明的液体慢慢滴漏着,顺着纤细的管子和针头输入叶修的身体。

  距离那件事已经一个月了,可叶修还是没醒。

  喻文州的手盖上他未扎针的那只手,白皙的皮下青筋突出,能感受到脉搏的跳动。叶修的睡颜十分安静,喻文州拉一把小凳子,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他。

  洞穴的事他依然很在意,也想过派人去查,但毕竟是于锋的地,喻文州也不好越俎代庖。听说于锋也已经派了一支队伍去查探了,喻文州只好先把心揣回肚子里。

  他有些困。这几日都在熬夜,加上医院静悄悄的环境和机器有规律的滴答声,很容易营造出昏昏欲睡的氛围。喻文州眼皮打着架,忍不住弯下腰趴在了床上,脸枕着叶修的手,思维开始游离。

  就睡一会儿。

  喻文州阖上眼。隐隐约约地听到什么声音,梦境是灰蒙蒙的白。喻文州还没睡够呢,忽地就给脸颊上的一阵疼痛弄醒了。

  “嗷…”

  他吃痛地低呼一声,抬起头来。那只正在犯罪的手仍掐着他的脸,偶尔还来回捏几下。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视线顺着手臂上移,就对上一双含着戏谑神情的眼睛。

  叶修微抿着唇,懒洋洋地看着他。

  喻文州心跳漏了一拍,饶有一只平日里灵活到不行的舌头此刻也弹不出半句话来。他怔了好久,才说,“你…?”

  叶修说,“脸软。”

  喻文州脸微微一热。现在能让他脸红的,大概只有叶修了。他支吾了两下,“叶,叶队,你醒了?”

  叶修松开手,“嗯。”

  喻文州站起来,“我去叫医生。”

  心跳越来越快。喻文州把张新杰喊来,又给黄少天王杰希韩文清一干人等发了消息。张新杰给叶修检查了一下状况,跟喻文州说,“基本稳定了。”

  喻文州说,“还有什么后遗症吗?”

  张新杰说,“他睡了那么久,肌肉的弹力还没完全恢复,需要静养和后期锻炼。如果严格按照我的方法,身体素质恢复至他巅峰时期的概率为百分之八十。”

  八十!张新杰向来拿捏到位,他的话绝对靠谱。喻文州点了点头,刚要送他走,一直坐在床上没有出声的叶修突然说话了。

  “张新杰。”

  张新杰步子一顿,转过身,“有其他问题吗?”

  叶修盯着他看。半晌,他慢慢说道,“我可以抽烟吗?”

  张新杰瞪了他片刻,冷冷地说,“理论上吸烟不会对你的身体恢复有负面影响。”

  叶修说,“老韩还好吗?”

  “好。”张新杰点头。

  “其他人呢?”

  “张佳乐,林敬言都很好。你如果想知道别的,可以问喻队。”张新杰推推眼镜,“这些不在我的业务范围内。”

  叶修笑了笑,“谢了。慢走。”

  喻文州送他出去,回来后准备给叶修削个苹果吃,却看到对方招招手,“过来。”

  喻文州走到他身边。叶修抬头看他,有些尖了的下巴昂起一个弧度。喻文州微笑着看着他,嘴角勾起来,“怎么了?”

  叶修伸出右手,覆上他的腰带,又慢慢上移。修长漂亮的手抚摸时轻柔而暧昧,隔着军服一路掠过喻文州的腹肌和胸口,最后在他衣领处停了下来。

  喻文州呼吸一滞,“…叶修?”

  叶修猛地拽住他衣领,往下一拉。他手上其实没什么劲,喻文州却依着他的动作倾下身子,一只手扶住床头的栏杆,另一只手支在叶修身侧撑着用力。

  两人贴得极近。呼吸相切,叶修吐出的气体直钻入喻文州的鼻腔里,深入身体撩动着蠢蠢欲动的信息素。喻文州吞了一口口水,眼里挤出一点笑意。

  “…怎么?”

  叶修淡淡地看着他。

  “韩文清,张新杰,张佳乐,林敬言,黄少天,王杰希…”

  喻文州怔了怔,“嗯?”

  “这些。”叶修慢慢开口,“我都知道。”

  他嘴唇与喻文州的险险挨着,唇瓣一开一合时仿佛能同时感受到空气细微的颤抖。

  “不过…能不能告诉我…”

  “…你是谁?”

  叶修眼神里倒着喻文州的影子,黑沉沉的眸里藏着一湾困惑。



tbc.

————————

我现在满脑子都是一个表情包。

想不到吧?惊喜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谁说我要写甜甜蜜蜜打怪兽了。

嘚瑟。

——————————
叶:能不能告诉我,你是谁?

喻:你不记得我了?

叶:...抱歉,我...

喻:哎呀,我是你的堂哥啊,你爸叫我跟你说,你的财产要转到我账上去...

叶:我...

喻:还有啊,联盟派你为我打下手,等身体好了后就端茶送水捶捶腿,知道吗?

叶:...???

评论(47)
热度(203)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