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虫巢【叶喻abo】(2)

♡军队paro,科幻背景。前情请翻绝望都市系列。

好吧老叶戏份还是不多。

——————————————————

2.

  洞穴阴冷潮湿,越往里越黑暗。脚底下腐烂的植物踩上去十分滑,探照灯四处照着,王杰希站在队列最前方,小心翼翼地扶着洞壁前进。

  “队长小心。”柳非轻声道,“岩缝里有很多…”

  “我知道。”王杰希说,“脚步都放轻一些。”

  虽说omega的感知能力都要比alpha弱,但喻文州已经听见了。看不见的黑暗里有细细琐琐的声音,那些各种各样不知名的小生物正在缓慢爬行着。喻文州虽说不怕虫子,但一想到那密密麻麻的景象,还是忍不住背后生凉。

  “快到了。”

  再向前走几步,场地忽地开阔起来。手电筒的光集中扫射,能差不多看清洞内的景象。壁内爬满了各种各样的藤蔓,空气湿度大,雾蒙蒙得。喻文州说,

  “拿好你们的短兵器。遇到事情尽量不要开枪。”

  王杰希看了他一眼,认同地点头。在这种密闭空间开枪,他们又没有护耳的设备,枪声及其带来的回响会对耳膜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很容易造成暂时性或是永久性耳聋。柳非和高英杰听言,纷纷拿出了匕首。

  王杰希说,“英杰,你和柳非去收集H2,小心一些。喻队,你跟我一起。”

  其余三人点头,柳非拿出试剂往东边走,王杰希向西边探寻。

  那晶状不明物体就在前方不远处,在王杰希手电的照射下反射着刺眼的光芒。两人小心翼翼地摸到旁边去,仔细打量着它。

  整块半透明物体大约有三四米高,表面纹路斑驳,沟壑纵横。人影便在水晶体的最下方,喻文州移动光源,待看清那人面容后,整个人都僵住了。

  真的是他。

  一股寒意,裹杂着欣喜和疑惑顺着喻文州的身子爬上头顶,他咬着牙抑制住涌上来的苦涩,轻声说,

  “…叶修。”

  王杰希也有些动容,但相比之下还算理智。他安抚性质地拍拍喻文州的背,便立刻开始研究其这块包裹着叶修的水晶体。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冷静下来后,也同他一起寻找解救叶修的办法。从光线透射程度上来看,这块水晶并非把叶修“冻”住了,而是在里面有一块中空的地方。除了切割开来没有其他办法,只可惜这块晶体厚而坚硬,喻文州敲敲打打了一会儿,跟王杰希说,

  “普通刀不行。”

  王杰希点点头,抽出了绑在他腰后的刀。

  “真没想到三年后第一次用它,竟然是要切一块石头。”他摇头。

  这可不是一把普通的刀,作为联盟唯一一把刀身由金刚石打造的短刀,在那个时代几乎成了王杰希的代名词,此时在灯光的下映出森森冷光。王杰希把玩了两下,迅速却谨慎地将刀刺了进去。

  刀锋将晶石切割开来。王杰希仔细感受着刀尖带给他的触感,在大约没入五分之四的刀身后,回头跟喻文州说,“到达空心点了。”

  喻文州怕他失误伤到叶修,说,“慢点。”

  “这块石头越往里越软。我把它表面一层削掉,你跟我一起把叶修挖出来。”

  王杰希说这话时表情有几分好笑,却又立刻回归了严肃。他速度飞快,大约十分钟便把表面剥了干净。喻文州抽出匕首帮他,就听对方疑惑地说,

  “这种东西…怎么像是液体凝结成的。”

  喻文州凑近闻了闻,的确有股腥味。他也管不了那么多,急切地把表面的晶体全部切除干净后,叶修整个人就暴露在了空气里。

  王杰希偏头,试探性喊了一句,“叶队?”

  没有回应。喻文州等不及了,上前去拽叶修的手,叶修像是没有知觉一样,身子前倾,就要栽下来,吓得喻文州赶紧接住了他。

  熟悉而陌生的触感,叶修被喻文州抱在怀里,头埋在对方的颈窝中,双手软软地垂下来。闻到对方身上熟悉的气味,喻文州鼻子一酸,亲吻了一下他的脖子,声音里不由得带上了几分哽咽,夹杂了无限的悲伤与思念。

  “叶修,醒醒,我来找你了。”

  叶修仍闭着双眼,唇线抿得紧紧。好在他呼吸平稳,喻文州也能感知到他的体温。他刚要抬头跟王杰希说话,一声尖叫从洞穴另一头传来。

  王杰希脸色一变,“柳非!”

  喻文州猛地回头。空气中的雾气忽地浓稠起来,与黑暗裹在一起流淌出一丝丝痕迹。过了一会儿,那边的高英杰才说,“队长,我们没事。是虫子。”

  喻文州看了王杰希一眼,“去看看。”

  王杰希说,“扶得住吗?”

  喻文州点头。他背起叶修,死沉死沉的。跟在王杰希后面走了两分钟的路,便能看到高英杰和柳非缩在一边的墙壁旁,身边有一个巨大的裂缝,裂缝里正在涌出一浪又一浪的黑水。

  等喻文州走近了点,才看清那是什么。他头皮一炸,鸡皮疙瘩起了一胳膊。

  那竟然是一堆又一堆只有纽扣大小黑色甲虫!

  密密麻麻的腿摩擦着植物发出沙沙的声音。喻文州皱眉,有点恶心,别过头不去看。王杰希表情都不太好,更别说那两个小年轻了。柳非作为一个女孩子,更加崩溃,抓着高英杰一副害怕至极的表情。

  “好了。”王杰希终于发话,“虫子而已。这点心理能力都没有,以后怎么上战场?”

  柳非怯怯地应了声,因恐惧而颤抖的声音隔着层防毒面具显得有些失真。高英杰有些尴尬地拍拍她手,“柳姐…。”

  柳非终于舍得放开他,但还是跟他挤在一起。王杰希一直在打量那些虫子:姿态诡异,速度飞快,好像是在…逃亡一般。

  他们在怕什么?

  身后柳非又胆怯地说,“队长,刚,刚才,甲虫突然涌出来,把我跟小高都吓到了,我一不小心…”

  王杰希看她,“一不小心怎么?”

  柳非嗫嚅着说,“泼了一瓶‘熔岩’…”

  王杰希扫了她一眼,吓得柳非倒吸一口气,直往他爱徒后面躲。高英杰见状,觉得也不能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模样,也为柳非辩护道,

  “队长,不能全怪柳非。刚才的情景真的很吓人…”

  喻文州也劝慰般看了王杰希一眼。王杰希才淡淡地说,“算了。什么种类的试剂?”

  高英杰回答道,“未结合版。稳定剂已经让柳非收起来了。”

  王杰希点头,“看刚才那群东西的反应,应该是触发什么东西。这里不宜久留,我们赶紧出去。”

  喻文州同意。几个人调整好状态,辨清方向,开始向洞外出发。

  虫子涌尽,周围那骚乱声却突然增大了。喻文州按住心里的不安,跟在王杰希后面走。身后的叶修仍是不省人事地趴着,但他含着热气且极有规律的呼吸声就扑在喻文州的耳边,令喻文州无比安心。

  四周只剩下脚踩进水洼里的噗叽声、微弱的呼吸声以及生物爬行的声音。压抑感渐渐增加,喻文州甚至能感觉到后面柳非紧张的心情,他刚想说两句话鼓励一下,柳非又突然尖叫起来。

  “啊!!!”

  这声尖叫比之前的更加恐慌,简直是要发疯一般。喻文州猛地回头,手电筒一扫,对准柳非的脸。

  她的脸上竟然趴着一只巨大的红色甲虫!

  喻文州从没见过那么大的昆虫,不,简直不能将它称之为昆虫。他条件反射地反手拔出了随身匕首,稳准狠地捅了上去。绿色汁液一溅,喻文州刀一甩,把虫子拔了下来。

  由于防毒面具的保护,喻文州的刀并没有伤害到柳非。他仔细观察了一下插在刀上的甲虫,六条腿,黑红相间,壳非常坚硬。

  刚刚为了救柳非,他撤出了一只手,叶修差点从他背上摔下来。喻文州把刀上秽物擦干净,收刀入鞘,重新把叶修背好。

  王杰希之前离得太远,没办法支援,此时赶回来看,“怎么了?”

  “有虫子袭击。”喻文州皱眉道,“我的感觉不太好,赶紧走。”

  就在这时,高英杰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喻队,刚才那只虫子咬了柳非一口!”

  喻文州立刻探身去看。柳非细长的脖子上有一个黑洞,正在往外流着鲜血。她有些惊恐,求助地看着其余三人。

  王杰希从衣服上撕下一条布料,帮忙给柳非缠上伤口。喻文州说,“那只虫子怕是有毒,我们动作快点。”

  话说着,高英杰突然回头看了眼洞穴深处,哆嗦了一下。王杰希注意到他的动作,皱眉问道,“怎么了?”

  高英杰害怕地说,“有东西…跟着我们!”

  与此同时,洞穴内部,亮起两点巨大的黄光,中间的瞳孔细长,透着怨毒的感情。

  那是一对渗人的眼睛,正死死地盯着他们。

tbc.

——————————
来自一个怕虫人的报复。

心里发慌。。

笔芯!

——————————
今天更新的原因是。

学校广播站放了魔道祖师的歌,开心的。

评论(14)
热度(143)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