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abo原著向】平生(4)

国际赛背景。修成正果?


大概是片段合集 ··。笔芯!


———————】


4.


喻文州最近不太舒服。

中国队挺进四强,即将迎接终极对抗,他这一块却先掉了链子。先前积累的各种伤寒堆积在一起爆发出来,于是在对战挪威的那天早上,喻文州刚起来,便又倒回了床上。

吓得叶修赶紧叫来了队医。好在没什么大事,也就是由过度劳累和风寒感冒加上发情周期混乱造成的头晕目眩,休息休息就好了。

幸亏国家队员早就对这种情况做出来了预估,恰巧这次团队赛喻文州也不用出场。两边商议着让喻文州放个假,临走前叶修给喻文州交代清楚后,捏了捏他脸,

“走了。”

喻文州点点头,脸色有些苍白。

叶修就这样带了点喻文州的信息素去了会馆。被清甜包裹住的腺体蠢蠢欲动,叶修不停走神,几乎没给队员什么指导。王杰希见怪不怪,十分淡定地接过指导职责。

比赛可谓是一波三折,好歹中国队最后还是赢了。张新杰看叶修依旧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推推眼镜说,

“不用担心。”

叶修嘿嘿一笑,掩去神色。

黄少天把他肩膀一搭,“好了好了至少比赛都赢了别拉着张脸嘛,要真是担心现在不都要回去了吗对不对?”

叶修说,“废话,我带的队伍,赢这种小事难道不是必须的吗?”

众人哈哈笑着附和着是是是。一边挪威队长满脸问号,问随行翻译,“他们在说什么?”

翻译心想总不可能说他们在吐槽你们辣鸡吧,于是委婉开口,“他们领队在夸赞自己很厉害。”

挪威人???那个领队好像是没上场吧?!Do you have a face?

不过叶修的确一直在担忧着喻文州。他从未有见过对方那种疲惫和无力中透了一丝萎靡的样子,心疼之余还有一丝不安。回到酒店叶修一路冲向房间,毫不犹豫开门进屋,目光所及一片狼藉。

柜子全被打开,熊玩偶丢在地上。电视机开着,在放比赛精彩瞬间,夜雨声烦击杀对面枪炮师。床上缩着一团被子,床头柜上是一瓶液体抑制剂,垃圾桶里有一根用过针管。空气中全是虎视眈眈的信息素味儿。

叶修小心翼翼唤道,

“文州?”

被子动了一下,喻文州露出小半张脸,声音听着还算得上镇静,“叶队。你回来了。”

他把被子掀开一点,原本被压抑的信息素越发浓郁。喻文州伸出胳膊,叶修以为他是要熊,就把玩偶从地上捡起来塞他怀里。

喻文州表情一僵,小小地翻了个白眼。

叶修没察觉,他正在看桌上的抑制剂,“怎么回事?用了抑制剂你还…”

喻文州虚弱地笑了笑,“队医看过了,说是抑制剂没有用。我需要一个Alpha。”

这话说得不能再明朗,叶修说,“我知道了。”

他开始脱衣服。喻文州半昂着头,看他把国家队服扔在地上,脱去短袖,裸露着上身。他本来还有点肉,第十赛季熬得虚胖都没了,虽然没有腹肌,肌肉还算结实。叶修走近一点,喻文州说,“裤子。”

叶修用询问眼神看着他。

喻文州说,“裤子也脱掉。”

叶修汗,“别闹…”

他突然噎住了。这个角度可以通过敞开的被子看到内里的旖旎景色。喻文州也没穿,全身应该是一丝不挂,白皙纤瘦的身体被质地柔软的被子包裹着,皮肤因欲望染上淡粉色。他把熊放去枕头边上,作势要去解开叶修的腰带。

“别别别。”叶修忙道,拨开喻文州做妖的手,“小祖宗,我自己来。”

他抽下皮带扔到旁边床上,金属扣撞到柜子铛地一响。全身只剩最后一条内裤后,他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脱了下来。

喻文州给他让出一点位置。叶修侧躺下来抱住他,手心下的温度含着不安的燥热。他把对方搂得更紧了些,任凭喻文州头埋在了他的脖子里。

“好了。”叶修安慰他说,“没事了。”

胸膛紧贴,叶修能感受到对方慢慢加速的心跳。缓慢纠缠的信息素交织地太过迟钝,叶修的唇凑到他耳后,找到位置一口咬下去,用力含吮了一下。

喻文州发出一声闷哼,手不由自主地搂上了对方的腰。

两人抱着各自暗恋的对象,不起点反应哪能叫男人。双方下身相抵,叶修按惯例抚上喻文州的,却不料怀里的人低声道,“一起。”

然后叶修就感到下身一紧,喻文州竟也抓了上来。他几乎倒吸一口凉气,结结巴巴地说,“文州…你…”

喻文州说,“继续。”

黏稠的透明液体顺着指间留下,彼此相互紧贴,洇出的汗液填充了两人间本就微不足道的间隙。喻文州不断发出轻喘,身体随着叶修每一个细腻的抚慰动作而颤抖。馥郁花香与浓厚甜腻相互厮杀,在空气中渐渐融合。

满足与充实弥补了原来的空虚,喻文州长出一口气,看叶修直起一点身子,伸出手去拽了几张卫生纸过来安静地帮他擦手。喻文州微眯了双眼,说,“叶队。”

“嗯。”

叶修目光凝在他脸上。空气中信息素变得稀薄,喻文州的身体也从原先令人担忧的火热转变成舒适的温度。两具身体纠缠在一起,叶修的右手搭在对方的腰上,指尖会轻轻触到喻文州后腰与臀缝的过度区,那块微有弧度的平坦地带。

喻文州说,“叶修。”

“在。喻队长有什么吩咐?”叶修昂了昂下巴,漫不经心地笑道。

他吐出的气息烧红了喻文州的脸,迫使他蓦然想起那曾表示着抵制的推拒与咳呛,和想要拼尽全力挣脱的,卡入双膝之间的,属于另一个人的腿。

结果这次换成了他为主动位。

叶修感觉到喻文州的腿架在了自己身上,看他汗湿刘海黏在额头上乱成一团,含着水色的眼里满是呼之欲出的情意,原先的气势不由得弱下去几分。

“…做什么?”

叶修难得会紧张到吞了口口水,声音有些沙哑。喻文州的胳臂用力撑起自己,头凑过去,俯到他耳边轻声说,

“我可能喜欢上你了。”

叶修的心骤得空了一拍。

喻文州退回原位。他尾音带着无可奈何的笑意,在叶修心上打了个转,把耐心慢慢磨擦殆尽。叶修缓慢地说,“你再说一遍?”

蓝雨队长从来老实,“我说,我可能喜欢你。”

宛如是在训练室的那天,空气里浮浮沉沉的尘埃上演丁达尔效应,暖色的阳光通过反射刺进叶修的眼里,坐在角落的喻文州表情认真,在本子上写写画画什么东西。

角度原因,叶修看得不甚仔细,就问魏琛,“那个小家伙叫什么名字?”

魏琛说,“啥?那个小孩…诶,我忘了。”

同道殊归,战场上别有深意的下绊,公交车上相互错开的前后排,经年累月的错过堆积成胆怯的伤痕。好在现在可以用信息素的幌子,名正言顺地占有你。

直到现在。这么说还得感谢联盟。

“…我也是。”

喻文州一怔,似乎没奢望能得到的这样一个回答。叶修手插进他的发间,强制性地把他往自己的方向压得更近一些。

“你…”

“我的意思是。”

叶修亲吻喻文州的嘴唇,舌尖描摹着其上方莹莹的水色。喻文州错愕地看着他,唇红齿皓别提多诱人。叶修嘴角微微勾起,专注地盯着对方说,

“想不想跟我一起拿个世界冠军,然后...”

“再跟我在一起。”




tbc.


————————————


我找到规律了。。我的文都是甜虐相间...。


这一篇甜所以下一篇..你懂。


有篇歌词有策划愿意接么。。没人我就用来写文了....叶喻向的....


下星期考试所以请假几天??愿天堂没有语数外和文综。....

评论(25)
热度(173)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