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番外一]【叶喻abo】暖色调(9-10)

abo生子注意。

这章叶神帅!绝对帅!

————————————
9.

  叶修蹲在沙丘上边独自吃糖边用电子镜观察远方,看了有好一会儿了。沙丘下两个小士兵交头接耳,

  “叶队在干嘛?”

  “探测敌情?”

  “不是吧,这都看了多久了?看哪边儿呢?”

  “估计在遥望远方的喻队呢…”

  “哎嘛呀,咔咔的…”

  叶修翻身下来,一小巴掌拍在其中一人头上,没好气地说,

  “瞎说什么呢,这是军演,严肃点!哥明明是观察司令部的位置。”

  两个人明面上是是是好好好对对对地点头,内心里狂翻白眼。

  “别贫了。”叶修说,“出发。”

  喻文州在那一觉醒来后也再次投入了指挥。

  这次军演预定时间共有个一个月,包括实战演练、轰炸模拟、高空打靶、室内演习和新式武器测试。一个月以来红蓝两方不断转移司令部的位置,小心翼翼地掩饰着自己的行踪。叶喻二人这一个月除了通话外,并未见过一面。

  军队所有补给通过直升机输送。随着时间推移,两方军队数目不断下降,三个星期后,红蓝皆损失过半,演习进入了“红色时期”。

  司令部内,所有人都在紧张地忙碌着。  喻文州正在调无人机前往封锁上路山口地带,耳边上叶修还在懒洋洋地跟他聊沿途的风景。他只好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偶尔插一句话讲解战术意图,对方会应一声“好”,然后又一本正经地控诉他又没听自己说话。

  坐在操作台旁边的技术人员忽然慌慌张张地转过脸,“喻队!”

  喻文州眉头一皱,大踏步走过去。调出的电子安全监控图上,红色的字体不断闪烁,正在发出严厉警告。

  Warning:病毒入侵。

  “查一下。”喻文州微微倾身,手撑在了操作台上。

  “怎么了?”那边的叶修觉察到不对劲。

  喻文州没功夫搭理他。屏幕上跳出一串复杂的代码,技术人员忙着解密,回头认真地说道,

  “是红方的。入侵的是一线。”

  “一线?”喻文州微微一怔。他和叶修的通话线路就是一线。

  “哎哎,说话啊,怎么了?”叶修在那边追问。他说话声音不小,喻文州之前的吩咐也没压着音量,红方那边肯定早已把他们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

  如他所料,就在十几分钟前,王杰希站在红方技术员身后,一脸淡定地说,“接上喻文州的线路。”

  “那个安全性强,风险比较高啊王队…”技术员忐忑。

  “不要紧,正好测试一下新的监听技术。”王杰希问,“马上与无人机相遇的队伍是哪支?少天那队吗?”

  旁边一个副官点了点头说是。

  “加条支线,把对话内容切过去。”王杰希从容不迫。

  埋伏在山丘后面的兵,无一例外地接受到了蓝方暴露的作战计划。飞行中的设备挟裹着凛冽的寒风呼啸而来,枪淋弹雨倾泻而下,空包弹炸出的颜料溅得遍地都是。可红方因为事先获得了消息,战位精准,完全躲过了这一轮空袭。

  “加强对中枢指挥系统的防护。”王杰希有条不紊地下达指令。

  而在另一边,与他直接进行战术对抗的喻文州略略含首,笑着摇头,

  “王队这是给我们上门送礼啊。”

  王杰希听了忍不住挑眉,以为他是在自我调侃宽慰心情。喻文州暗中给叶修去了文字消息解释情况,明面上还在不慌不忙地排兵步阵。十二个技术员全部被调过来攻克难关,喻文州自己先是把先前的战略条理清晰地解说完--他也知道王杰希也不会信的——然后转过身,靠在操作台上,用那种暧昧的声音说,

  “叶修。”

  别说王杰希了,叶修自个儿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更别讲那还在野外实地作战的黄少天一干人。

  “哎。”不管怎么说还是得应一声。

  喻文州抱着胳膊,换上一副温柔的神色,温言软语道,

  “我想你了。”

  他虽然是个omega,但在军中向来是一个精明干练,理智冷静的长官形象,所有的温软啦,弱势啦,依赖啦,这些恋爱中才有的小情绪,全都只私下里展现给叶修看。在场的也有不少喻文州教过的学生,看到队长在自家爱人面前原来是这么个样子,全都惊呆了。

  “…”

  叶修队里的人看长官停住脚步不动,以为有了什么新情况,全部谨慎地停住了脚步。

  “你赶紧演习完回来好不好?”喻文州说,“想你抱我。”

  士兵们心里拼命梳理着战局情况:司令部被发现了?那一支小队“全军覆没”了?哪个小队长“牺牲”了?又要动用新武器了?前面可能有埋伏了?

  他们听见叶队说,“你再说一次。”心想完了,肯定出事了。

  王杰希摸摸胳膊,不咸不淡地吩咐技术员,“切断切断。”

  蓝方操作台上的警示字闪了闪,消失了。技术员欣喜地展现给喻文州看。就在红方监听的过程中,喻文州早已冷静地部署好了一切,蓝方现在,已经获取到了埋伏小队的位置信息了。

  通常情况下的人员定位,是要将反侦查病毒攻入敌方电脑,沿着一条条脉络侵占定位系统,再调出士兵的位置。可喻文州这次的策略,是直接反向锁定对方线路,通过端口进入支线(黄少天线),从而定位他们的位置。这样一来,不仅快捷,而且不易被发现。

  能成为支线听取重大消息的,都是重点小队。获取位置,在很大程度上就能了解敌方的目的和行动策略!而且,这种方法,还不容易被察觉…

  将计就计,借力打力;引导错误,捕捉机会。技术员热泪盈眶,这是叶修和喻文州最显著的战术风格啊!自己竟然有幸能参与进来,他激动地看向喻文州。

  而喻文州像是没有注意到这一切,垂着眼睛,表情温柔,自顾自地对着通讯仪那一头的叶修说,

  “想你抱我。”

tbc.

10.

  黄少天狠狠地拉了一把枪栓,暗骂了一句,身上的那股肉麻劲才刚刚消下去。

  喻文州你真恶心!!

  Alpha对于此种omega公开示爱的行为表示强烈谴责。

  耳机里王杰希咳嗽一声,坦然道,“我也没想到嘛。”

  黄少天摸摸自己胳膊,“那现在?”

  “他透露给我们的计划,多少真多少假,谁也不知道。”王杰希淡淡地说,“不要改变原计划。他刚刚说的几个点,全部都注意一点。你现在的位置能看到目标吗?”

  “能。”黄少天说。

  “好。”王杰希叮嘱,“小心行事。”

  黄少天切断通话,小心翼翼地探出头。隔着电子望远镜,他能看见那被重重树木掩盖着的房屋,正默默地躲藏在春日的阳光里。

  蓝方司令部。这是他偶然发现的,王杰希把无人机带回影像发给他看,本来是要研究进攻线路,黄少天走了神,眼神顺着地图上的植被飘呀飘,“一不小心”就看到了一点反射的光亮。

  对,就是那从层层树叶的空隙中透露出来的光,细微而毫不起眼,却偏偏被黄少天发现了。

  联盟最出色的机会主义者绝不会轻易放过线索的。他报告给王杰希,两人一番合计后,顺藤摸瓜,竟然真的找到了司令部原址。而且,就目前情况来看,蓝方丝毫没有察觉红方的行动。

  黄少天带领的小队率先逼近了目标,红方大军在王杰希的指挥下不动声色地包围上来。

  胜负在此一举!

  黄少天靠在一颗树的背阴面,向队员招招手,小声道,

  “傍晚出发。”

  太阳悬于回归线的上方,昏暗的光线令人视物不清。一支小队出发了,沿着树林边缘,借着植物的掩护,悄无声息地逼近林中小屋。

  树林里一声枪响,黄少天内心破口大骂,刚要跳脚责备是谁不经允许开的枪,知不知道这样会打草惊蛇,泄露行踪后又会有一大堆麻烦事…

  他把所有的话都想好了,但是身边的副官停下了脚步。他一脸惊讶,颤抖地站在原地,高举着手臂,暴露出的胸口上炸开一团紫色的油彩。黄少天脱口而出,

  “进树林!”

  枪淋弹雨接踵而至。

  黄少天没有太惊讶——喻文州那么聪明,这一条线路不可能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他惊奇的是喻文州竟然能这么快就发现,还能做出如此有力的应对。看这个射程,分明调配了狙击手,而且若是单论精准度,这人水平绝不会比叶修差多少。

  人员固然有一定程度的“伤亡”,但都在可控范围之内,黄少天迅速调整队形,趁着枪声间隙给王杰希发了消息,

  暴露,准备强攻。

  慎重,已前往支援。

  正面强攻从来不是黄少天的强项,但机会就摆在眼前,况且有王杰希在身后,黄少天咬着牙也得上。全队士兵高速前冲,毫不畏惧,硬生生杀开一条道路,直接与蓝方正面对抗了!

  而黄少天,这个游离在体系之外的人员,也遇上了麻烦。

  他正借着石头的掩护飞速前进,冷不防斜刺里冲出一个人,手里的枪闪着金属的冷漠的寒芒,一阵风般刮向了前冲中的黄少天。黄少天大吃一惊,刹不住脚步,一个后仰躲过狠扫的枪管,矮身的同时拔出腿侧的匕首,一挥手冲对方刺了过去。对方借着相冲的力道弹到一边,险险地避开了刀锋。

  “你他妈!”黄少天暴喝。

  来人赫然是本应在几百里外做任务的叶修,推了推自个儿的护目镜,挂着张嘲讽的表情好整闲暇地冲他笑,

  “哟,一直都没交个手,这两年来退步不小啊!”

  “我呸!”黄少天大怒,“你怎么在这儿?”

  “媳妇遇袭我怎么能不来保护呢。”叶修说。

  这不对!若是后来察觉,叶修想赶回这里根本来不及,除非…黄少天打了个寒颤,喻文州究竟在什么时候就猜到了计划?

  战场上已不容留他时间多想,叶修再次冲了上来。枪身长度适中,正好用来当攻击的武器,而匕首反而会被限制。黄少天嫌那玩意蹩手蹩脚的,干脆丢在了一声,取下枪,也向叶修冲去。

  金属与金属相撞发出哐地一声巨响,叶修一记上挑,被黄少天用格挡化开。反复出招,化招,枪与枪相撞发出怒吼,相撞的目光中全是狠厉。黄少天一个前踢,正踢在叶修肩膀上。叶修抬手格挡,却不想还有后招,黄少天猛然旋身,飞起另一只脚,身体一瞬间腾空,巨大的冲力把叶修踢得身形一晃。他堪堪用枪拦住。

  “你们那一届的都喜欢用这招吗?”叶修忽然说。

  黄少天愣了愣,叶修却已做出了反应。他用枪飞速一套,卡住了黄少天未收回的那只脚,顺时针用力一扭绞杀,黄少天吃痛,整个人按着他力的方向一倾。

  不过他也并非毫无还手之力,黄少天大喝一声,另一只支撑着自己的腿一蹬,上踢夹住了叶修的脖子。他倒挂在叶修身上,用枪猛击叶修的脚踝,对方一痛,两人就这样扭杀着翻倒在地上。

  此时此刻的喻文州正飞速指挥着主战场。蓝方两队稍稍后缩,露出一个缺口,红方一队迫不及待地前冲,冷不丁缺口一合,蓝方军队像夹子一样卡死了对方的退路。

  “杀掉。”喻文州冷然。

  忽然他很疲惫地叹了口气,猛地皱了眉头,晃了晃,扶住隆起的肚子。副官以为他不舒服,吓得赶紧上前一步。喻文州摇摇头,“我没事。”

  紧接着那股轻软软的撞击又来了一次。

  喻文州心都要化了,一时间竟然不忍心去指挥,只能反过来看叶黄二人的战况。

  两人蹭得一身土,战斗却还在继续。僵持不下的格局忽然被打破,叶修手中的枪毒龙一般刺出,击中对方的腹部,两只脚贴在黄少天的背和大地间猛蹭过去,卡住黄少天的脖子,腰部用力直起身压住对方。黄少天不甘示弱,双腿反扭住叶修的腰,两只手用力地扳着叶修的腿。

  “你太狠了!”黄少天气得声都变了。

  叶修努力跟他扭着劲,“叫你不好好跟我打架,跑去打文州的主意,还有没有良心!”

  “我靠,这是战争!”黄少天叫。

  “我知道。但我护短。”叶修说,“你输了。”

  “不带这样的!”黄少天说,“刚刚这么近我都没开枪!”

  “我管你。”叶修冷冷地说。

  他拉枪栓,卡拉一声干净利落,枪口对准了黄少天的胸口。

  “Goodbye。”叶修说。

tbc.

————————————

为了避免误会还是说一下,空包弹近距离开枪还是会死人的,老叶最后是没有开枪的。

评论(31)
热度(243)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