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All喻/叶喻】那那那那(1)


高亮:
本文cp向为all喻,主情感线叶喻,后期含少量其他cp,纯食党慎入慎追。

可能触发的雷点:隐形微双向+表层单箭头,职场,无正式情侣关系的纯炮友。

Warning:本章有叶喻。

——
为了避免造成不适,后文里若无相关cp将不打该cptag,追文的宝宝记得关注或者订阅tag那那那那。
如果对tag有不适请在评论区点出。

——————

那那那那

1.

  十二月份的杭州,空气中莫名涌动着熟悉的迷幻和清冷。喻文州下了飞机后先打了个电话给家里人报平安,旋即打了个电话给黄少天。对方抱怨完了一堆工作太忙才说,来接他的人已经到了,车牌号是浙Axxxx。

  喻文州拖着行李箱出机场。天气预报不够准确,外面下着雪,喻文州没有随身带伞又懒得拿,干脆闷着头直接走。刚从四季温凉的西欧回来他还不太适应这儿的天气,手冻僵了,有些微微发抖。

  喻文州在停车场找到了那辆车。他倒不怯生,再说了,能来接自己的人肯定也认识自己。喻文州这样想着,很费力地拖着两个箱子过去。果不其然,还没等他走近,副驾驶的窗户已经降下来,坐在车里的司机露了脸,的确是一个好久不见了的人。

  喻文州看到叶修的那一瞬间还是愣了两三秒,七八秒,然后用一个释然的微笑掩饰了突如其来的尴尬和酸楚。两人对视片刻,叶修直接推开门下来,嘴里叼了根烟,笑得还算自然。

  “哟,好久不见啊。”

  喻文州故作若无其事地在笑,“原来是叶神。愿意帮忙放下行李吗?太冷了,我手都僵了。”

  叶修耸耸肩,日行一善,推着他的行李绕到后备箱那儿。喻文州两手空空地站在雪里,看对方的身影隐藏在车厢后面,脸上笑容突然就消失了。

  “真没想到接我的人会是你。”

  叶修坐在驾驶位上帮他拍打着身上的雪,知道他太久没回国经验不足,还特地给他带了条围巾。喻文州缩在毛茸茸的触感里,车内开着暖气,他却打了个寒颤。

  “熟人嘛。”叶修笑着,目不转睛地盯着面前的车水马龙,“…不来接风也太不厚道了。”

  “所以老冯说的‘叶总’就是你了?”喻文州笑问。

  “很重要吗?”叶修说,“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

  “是的话那很好。”喻文州轻笑,“不是的话…也没什么。”

  他别过脸去。外面的雪下得更大了些,五颜六色的霓虹灯折射着斑驳的光线,叶修在他旁边轻轻叹气,说,

  “是我。”

  喻文州一愣。叶修继续说,

  “仅仅做个主管,太委屈你了啊。”

  喻文州微微弯眼,“那叶神觉得…?”

  “不如呆在国内,努力个几年,争取把老冯的位子给拿下。”

  喻文州闻言噗嗤一笑,“过誉了…”

  “我是说真的。”叶修一脸认真,“你这次回来就别走了吧。”

  笑容忽然僵住,喻文州怔怔地看着他的侧脸理解了一下他话里的意味,心里五味杂陈。叶修咳嗽一声,估计觉得不太对,又很淡定地补了一句,

  “…反正国内市场也大,熟人也多,老同学也都挺想你。”

  “哦?他们叫你来传达思念的?”喻文州笑了笑。

  “是。”

  叶修摸摸口袋,烟抽光了。他按下按钮,窗户开了点缝隙,冷冽的空气卷进来,发出清冷的风声。

  “…其实也不完全是。”

  车行到国耀楼下,叶修帮他把行李搬到员工宿舍——喻文州还没买房子,只能暂时住这里。定了落脚处后喻文州又去报道,走流程要填一大堆的表格,叶修没等他,自己先去了换衣室换衣服。

  国耀的空调开得很足,叶修系好了领带往部门那儿走,路上还含首跟同事打招呼。到了办公室的时候他看见喻文州正趴在办公桌上,也没听见他过来,专心致志地在填最后一张表。也不知道是手痒还是习惯,叶修走过去的时候顺手一个巴掌就拍在他挺翘的屁股上了。

  “…”

  毕竟是时隔多年再次见面,喻文州适应能力显然没叶修那么强,给打了个激灵,笔一划“州”字的一竖写出了格。他抬头对上对方熟悉的懒洋洋的脸,恍神了两秒才抱怨,

  “待遇也太差了吧,连个椅子都没得坐?”

  “又没人知道你来得这么早这么快。”叶修踢了把自己的椅子,“其实你可以坐我这张。”

  “别了别了。”喻文州含笑,“那也太没大没小了。”

  “咱俩什么关系啊。”叶修撑着脸接过他递来的表格,看也没看直接塞进了抽屉里,“你的办公室在我隔壁,比我这儿小那么一点儿。刚来这里要不要带你转转?”

  “行啊。”喻文州说。叶修顺便抓住了他的手。

  国耀虽然不是国企,可毕竟开了这么多年,政府的支持是少不了的。这一块高新区都是国耀的地盘,喻文州从楼上看去,外面一片白茫茫的雪。

  “杭州冬天这么冷的吗?”喻文州转头问叶修。

  “还好啦。”叶修随口说,“今年特例。”

  在叶修手下做事的人大多脑子活又有趣,知道叶总身边站着的人是自己未来的同事兼半个上司,都乐呵呵地打招呼。

  转了一圈回到办公室,喻文州伸头看了一眼,笑着抱怨,

  “这么小一间?”

  “当然不能跟你在巴黎的比。”叶修靠在门口,“知足吧,你好歹刚来,背景再强大也不能那么走后门吧…”

  “当然只是开个玩笑。”喻文州笑道。这种虚名浮利他可不在乎。他转了一圈在自己桌子前坐下,看了眼设施,都是按照他的习惯摆放的。喻文州心下了然,挑了挑眉抬头,对方正习惯性地在摸口袋,

  “叶神亲自安排的?”

  “嗯。”叶修说。

  “难为你这么多年还记得这种细节。”喻文州礼节性地称赞。

  “忘不掉的就是忘不掉。”叶修笑了笑,面不改色地转移话题,“你今天第一天上班…适应为主吧,基础的不用我教你了吧?桌上的两个材料你准备一下,明天开会要用。”

  喻文州翻了翻,两个文件夹里大致是一些项目的内容。他应了句,

  “好。”

  叶修顿了顿,眼睛向上望似乎在盘算还有没有什么遗漏掉的注意事项。大概是交待完全了,他说,

  “晚上有时间没?”

  喻文州把目光从电脑上移过来,状似无谓地笑笑,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在这边是新人,有谁会约我?”

  “不有黄少天吗。”叶修笑。

  喻文州看了眼手机,“他从我下飞机的时候就跟我联系过一次。估计忙着,没时间。”

  叶修道,“那就是你晚上有空了?”

  喻文州点点头。

  “那老规矩…去我那儿?”叶修问。

  喻文州微微一笑,“行啊。”

————
tbc.

比较正经的文风!
从缩减单章字数做起。
这篇文的开头我改了八遍!八遍!
————————
谢谢为我安利的天使!!!

本来准备写个那种特别感人的东西和发放福利。结果太快了...等下次吧下次。

评论(38)
热度(149)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