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虫巢【叶喻abo】(14)

我也爱你们。
嘻嘻嘻。
心脏笑。
————————————
14.
 
  危险在黑暗中蠢蠢欲动。大量细小的飞虫密密麻麻地簇拥着飞过,哗啦哗啦地打在脸上,被这一行人头顶的探照灯光晃出斑驳的影子。黄少天用手扇了扇,皱眉,轻声道,
 
  “他妈的,这里的虫子比外面的都多。哎呦…脚底下的这是什么玩意?我靠,那是血吗,喂喂喂,文州文州你快看啊,是血吗?是血吧,我…”
 
  他前面的喻文州回应道,“是血。”
 
  “我的妈呀,怎么会有这么多血,混着植物的黏液踩着滑滑叽叽的,哎呦呦你们走路小心点,别滑一跤,这要是摔倒了那就惨了,你们…”
 
  “好了,闭嘴。”叶修说,“你们多注意用耳朵听动静。”
 
  黄少天小声嘟囔了一句什么,转而不说话了。喻文州也闭上嘴,借着晃动不定的灯光注视着眼前人的背影。
 
  这里的确已经够压抑的了。地上的血并不新鲜了,其主人很可能是被这蜘蛛捕食的猎物之一。空间狭小,黑色的植物盘在洞壁上,吸走了照在上面的光线。
 
  在这转个身子都能被qiang卡住的地方,谁都会紧张。
 
  十个人一路沉默地走了十来分钟,终于走到了尽头。眼前豁然开阔,巨大的空间像是团着一团雾气。叶修说,“把灯打开。”
 
  肖时钦翻出机械箱,组装了一个探照灯出来。他把它固定在入口处,打开了开关。
 
  洞内场景忽然明亮,白色的光打在洞壁上,喻文州忍不住眯起眼睛,瞬间认出来,这里便是当时他们发现叶修的地方。
 
  地上的血迹被照得明朗鲜明,已然干涸,一路延伸,尽头是一道更为幽深黑暗的裂隙。王杰希说,
 
  “这么亮的光…”
 
  “直接把目标引过来。”叶修干脆地说,“然后我们再…”
 
  “嗬嗬嗬嗬嗬嗬嗬嗬嗬——!!”
 
  那处缝隙深处,忽然传来几声高亢地尖锐吼声,打断了叶修的话。所有人骤然紧张起来,环视周围提防着突如其来起来的变乱。洞壁激昂着的回声,一层一层地荡开来,石头像是被震地不断颤抖着,头顶掉下来崩碎的小石头,动物残肢,更渗人的是还有…
 
  “啪!”
 
  一具尸体从天而降,已然暴露出森森骸骨,脊背上耷拉着半截爬满腐虫的臭肉。众人脸色铁青,一并抬头。
 
  他们的头顶上,盘旋粘黏了密密麻麻的蜘蛛网,惨白色的一片铺就成囤放粮食的仓库,上面悬挂粘着着的尸体群,在洞壁的摇晃下掀起黑红色的血腥波浪。不知道是谁说了一句,
 
  “好恶心…”
 
  叶修沉声,“注意目标!”
 
  拉栓,抬qiang,十人排成一排,共同瞄准了传来吼声的那道缝隙。大地仍在晃动,但那安全性未知的深渊仍不动声色地暴怒着。大量汗水自背后渗出,喻文州抿着嘴唇,忍不住皱起了眉。
 
  吼声停了。他们一起等待着,手臂举得发酸。黑色深处亮起来一团黄光,喻文州深吸一口气,暗自想着,
 
  终于出现了。
 
  那团黄光不是别的,依然是他们已经见识过的,蜘蛛的眼睛。黑色的瞳孔在白色灯光的映射下缩成一条狭窄的缝,周围一圈是澄亮的黄色,涌动着怒火和仇恨。黄少天啐了一声,
 
  “操,这家伙,干嘛这么盯着我们??”
 
  “不盯我们盯谁。”唐昊冷然道,“自然是想吃了你。”
 
  “怎么说话呢?…”黄少天悻悻道,却也无法反驳。叶修说,
 
  “排好队形,射击!”
 
  众人分散成个半圆弧形,qiang口瞄准了目标。一阵凛冽的qiang响,一道道冷光射出qiang膛,直直地刺向敌人。子弹击中那黄色的眼球,顿时射出一片如用笔头捣刺纸张的密密匝匝的弹孔,黄色的黏浊液“噗”地一下飙出来,汩汩地流淌着。
 
  那怪物暴怒,骤然瞪大了眼睛,开始逼近。眼球不断被打穿,上面的弹孔多如牛毛,但它毫不退步。一只脚、两只脚、三只脚…浓密的绒毛刺出来,蜘蛛终于将整个身子都露了出来。
 
  它又长大了一圈,直径估计有 9米宽,沉甸甸的腹部上是黑色的花纹,蹭着石头摩擦出一片灰尘和沙砺。蜘蛛张牙舞爪,嘴巴大开,露出长近1米的獠牙,黄绿色的唾液乱甩,溅到地上,瞬间翻出来了几只体型稍小,极为恶心的蠕虫。
 
  “散开!”
 
  扇形分裂,两拨人向两头跑去,一边移动一边攻击。叶修翻滚上一处石壁,端着qiang曲折身子奔跑,猛然一个前扑夺过一块飞驰而过的石头,落地时一个翻滚,qiang管偏移,按下扳机。
 
  “轰轰轰轰轰轰轰轰——”
 
  王杰希借着石壁的力向上空冲了些许,半空中朝蜘蛛射击,依靠反作用力落回到地表。黄少天qiang用得不顺手,大喊一声“妈的”丢给了周泽楷,抽出一直带在身侧的佩刀“冰雨”,欺身上前。
 
  锋芒一震,黄少天砍上了蜘蛛的一条腿。对方毫发无伤,嘶吼着向他冲来。黄少天身体弹开,夺过唐昊的一波子弹,拿着刀架住袭击,抽身躲开。
 
  王杰希突然想起什么,喊道,
 
  “接住!”
 
  一柄寒光飞来,直插入地里。黄少天精神一振,抽出那把名刀来,一个斜铲冲到蜘蛛腹下,稳稳地将刀送进了对方体中。
 
  这一记狠绝至极,蜘蛛体内黄绿色的液体喷薄而出,喷了黄少天一脸。他刚拔剑出来,蜘蛛旋转着将他扫出去,黄少天被那蛛腿撞得直飞出去,撞在墙壁上搓了两个回合,“哇”地一下吐出一口血。
 
  “少天!”几人大惊。
 
  周泽楷双qiang稳稳地限制着蜘蛛,喻文州蹬着石头飞身越过一道沟壑,扑在地上躲过冲撞同时开qiang,子弹连为一串,与周泽楷的直逼得蜘蛛陷入僵直。唐昊也放弃了qiang,抽出他自己特制的钢爪,冲上前支援。
 
  喻文州翻滚着抵入力道,左手一捞把黄少天拉上来,刚好躲过一块瓦解的巨石。他用关切的眼神看着对方,黄少天说,
 
  “队长,没事,就是有点恶心…”
 
  喻文州了解地点头。黄少天忽然惊叫一声,他回头,不知什么时候攀上洞穴顶部的叶修扯开层层蛛网自天上直坠而下,碎屑被风带起的旋涡卷得纷纷扬扬,含着杀气为叶修作装点。他的手上,激光qiang吐出的子弹化为一道冰蓝色的利箭,破开空气,直扎向异虫——
 
  “!!!——”
 
  qiang口上方,忽地弹出一截雪亮如银的刀刃,借着重力,直扎进蜘蛛的身体里。冲撞力未消退,叶修狠狠地拍在了蜘蛛背上,手却死死地抓住了qiang身。
 
  似乎正刺在点子上,叶修不顾满脸鲜血,强站起来,紧握着qiang身,脚踏着蛛背借力,将刀口猛然向后拉扯。一道异常狰狞的豁口出现在蜘蛛的背上,喷出的体液几乎有两米高。叶修仍不满足,还想继续拉扯,蜘蛛却暴怒地一个转身,试图将他掀飞出去。
 
  他握不住qiang把,脱手,被蜘蛛拍在了墙上,滚起一片尘霾。叶修正撞在那嶙峋的石头上,剧痛袭来,他找不着落脚点,任由自己翻滚着从十几米高的地方落下来。
 
  他看见黄少天仍咬着牙坚持射击,周泽楷和几个士兵在借助子弹的冲击力努力限制,喻文州正一边支援,一边焦急地搜索他的身影…
 
  砰!砰!撞上坚硬无比的石墙,叶修眼前一黑,手臂生疼。衣服被扯烂,皮肤刮出了一道道血条,他摔在地上,连个缓冲都没有。
 
  血腥味引起了蜘蛛的注意力。异虫的身子猛地一弹,撞在洞顶“轰隆”一响,然后飞速舞动自己的八只腿,掀起一阵石雨,噼里啪啦地飞向仍在攻击的人。半数人被揍下去,王杰希靠着斜坡踉踉跄跄地滑下来,唐昊的钢爪磨损了五分之一,上面满是黏液。
 
  喻文州跌跌撞撞地冲来。
 
  那蜘蛛也受伤不轻,被砍、射、刺得血肉模糊,宛如月球表面的坑洼,伤口密布。不过它的目标似乎一直都是叶修,找到他的位置后,晃悠着爬了过来。
 
  簌簌簌簌——
 
  叶修眼冒金星,耳鸣阵阵,听什么都像是蒙了一层膜。他想撑着身体起来,左手手臂传来剧痛,迫使他再次摔了回去——估计是骨折了。
 
  蜘蛛爬到叶修面前,一只腿划向他,叶修的胸口顿时出现了一道血红,血肉外翻,似乎是戳破了某条血管,鲜血涌出来填满了整个伤口。疼痛折磨着他的神经,叶修低声怒吼了一句,握紧了拳。
 
  之前因冲撞,头上的伤口炸开来,鲜血流下来糊住了眼睛。他冷冷地盯着蜘蛛。
 
  “回去告诉你的驱使者,人类的荣耀永不会湮灭!”
 
  异虫高声尖叫了一句,头上的触须乱舞。它真正用来正面杀人的其实是它的触角,尖锐的顶端与刀口没什么两样。它舞动着,抬起,重重地刺了下来!!
 
  叶修闭着眼睛承受。
——
 
——
 
做好准备!!!!!!
 
——
 
——
 
  忽然他眼前光线一暗,身体被破开的熟悉声音响在耳侧,却不是自己。叶修震惊地睁开眼。
 
  喻文州撑在他的上方,脸上血色褪得一干二净。他的嘴唇发白,眼神是飘忽不定的涣散,却能看出是正努力地想要看清叶修的脸。
 
  他的胸口,那根坚硬的触须直直地刺穿了他的身体,碎乱的血肉翻卷着被捣开,温热的鲜血大量涌出,顺着曲线汇成一小股流落下来,滴在叶修的身上。
 
  白色的内衫被血浸成湿红色。喻文州右手伸出,牢牢地抓住刺穿过来的那部分触须,不让它有机会去伤害叶修,宛如盾牌一般挡在叶修面前。鲜血漏出指缝,怀里的温度是黏稠的流动的暖,躁动不安,直到沸腾。
 
  他眼神茫然了一下。
  喻文州倒在了他的怀里。
 
  叶修浑身的血都凉了。
 
 
 
 
 
TBC.
 
 
你们把那想象成钢筋。
 
啊,我自己胸口一疼……
留个心心吧`~欢迎搜tag虫巢阅览前文!

 

 

评论(58)
热度(229)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