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虫巢【叶喻abo】(12)

选恐的我又把改回去了。。。
不变了不变了?

______________

12.

  空荡荡的走廊上没有人,空气中飘着若即若离的香气。叶修以为是清洁工用的清新剂,就没在意,自顾自地按着楼层索引找到了医务室,心无旁念地敲了敲门。
  没人应。叶修啧了一声,想着这人放我鸽子呢,又用力推了一把,结果门自己就开了。

  搞了半天根本没锁。

  叶修嘀咕了一句,抬脚准备进去,忽地在原地停住了。原本隐约的香味骤地浓郁,仿佛雾气一般分散又聚集,鲜明甜美到了极点,以致叶修瞬间反应过来这股不正常的香味,应当是来自于一个正处于发情期的omega。

  这里是张新杰的办公室。

  “…张新杰?”

  仍然没有回应。信息素都飘到外面去了,当事人可能没有或者是没有能力去使用抑制剂。通向里室的门关着,叶修犹豫了一下,走过去推开了门。

  如他所料,穿着白大褂摘掉了眼镜的张新杰正趴在桌子上,抿紧的嘴唇透露着不安与焦虑。他闭着眼,并没有发现已经僵在了门口的叶修。

  好在叶修也算是身经百战的高手,失控这种事几乎没出现过,面对张新杰把持住自己也不算太难。把他一个人丢在这儿也不是事,叶修调整了一下呼吸,走过去拍了拍他肩膀,

  “…喂,喂喂,你抑制剂呢?”

  张新杰眯着眼睛不作声,神志看上去不是很清醒。他的背已然汗湿,白色衣服透出来了漉漉的汗渍。叶修抱臂,一边压住自己不是那么明显的蠢蠢欲动,一边思考着碰到这种事该怎么办才好。

  想了半天想起来一玩意叫临时标记。

  也不能怪他。叶修将近十年的性经验,一贯秉承着“发情期干一炮不就行了”的原则,临时标记在多数情况下对他来说都是调情用的工具。前戏温柔措施完备从不对omega搞什么施虐或是强行插入的把戏,他身为一个负责任的alpha,这点素质还是有的。

  但叶修此时却莫名地有所顾及了,左右踌躇了一会还是只能接受临时的。他抓起张新杰软在桌子上的手,找准那在皮面下暗自跳动的腺体咬了下去。

  他本以为张新杰会因此好受些,但事实并非如此。对方像是突然清醒了过来,拼命挣扎。叶修下意识地加大了力道,张新杰挣脱不得,猛地扭过头去,作出想要呕吐的动作。

  叶修一怔,脱口而出,“你被标记过了?”

  呕吐,不适,的确是被标记过的omega在发情期受到其他alpha信息素刺激时会表现出的迹象。张新杰紧咬着牙,半晌回答道,“嗯。你怎么在这?”

  “你不是叫我来检查吗?”叶修道。

  张新杰,“我让徐景熙给你发了消息,叫你去他那儿体检啊…”

  叶修懵,懵完后哭笑不得,把自己的通讯仪给他看,“大哥,我这玩意昨天就坏了,根本没收到消息。”

  “…”

  张新杰也是无语,苦笑着摇头。

  叶修掂量了一下语气,半分好奇地问,

  “谁啊?”

  对方闭上眼,平时因过于严谨和理智性格而总显得严肃的脸庞忽然柔和了,甚至还挂上了一点红晕。他小声地说,

  “…韩文清。”

  叶修一脸我就猜到。他打着哈哈说,“那我帮你把老韩叫过来?”

  张新杰默默地嗯了一声,虚弱着保持礼貌,“麻烦了。”

  叶修念着不麻烦不麻烦抽身退出办公室,松了口气左转预备去找人,迎面碰上了在自个儿岗位上等了太久没等到人因此过来看看的徐景熙。见到叶修真人,徐景熙实际上内心早已原地旋转720度,故作镇定地给叶修打了个招呼,

  “叶队好,我是徐景熙,您…哎,您身上信息素味道怎么这么重?!”

  叶修毕竟在G区待了有段时间,主要的人员他也还能记得住几个。此时他认出这家伙的身份来,就跟抓到救命稻草似地说,

  “不用用敬语。张新杰发情期到了,在里面,你帮忙照顾一下行吗,我去找老韩。”

  徐景熙惊诧,“我知道…但是你怎么会到这儿来?”

  好嘛,不就我装备旧了点吗。事发紧急,叶修跟他简单地解释了一番后,又向他接通讯仪。徐景熙摸摸身上,讪讪地笑,

  “丢诊所里了…”

  叶修叹气,“那我自己跑一趟吧。”

  事不宜迟,他快步向楼梯口走去。走了十几步,拐了个弯到了二楼,转过来一个人,速度太快直接跟叶修脸对脸撞上了。

  叶修扶住身子后倾差点摔下楼梯的喻文州,说,“你这么快?”

  喻文州说,“我还没说你呢,你怎…你身上?”

  他眉头一皱。叶修身上的气息太过陌生刺激,让他想忽视都忽视不得。叶修说,“哦,张新杰发情期到了,碰上了帮个忙。”

  一瞬间寂静。

  喻文州条件反射道,“乐于助人啊。”

  叶修说,“这不是人之常情吗?”

  喻文州脸色一变,压住内心情绪语气平静内容却是难得的尖锐,“是不是谁的忙你都要帮?”
  两人都僵住了。

  这段似曾相识的对话,勾起了喻文州某个不够愉快的回忆。他本没那么在意,就像叶修说的,的确是人之常情。只是隔了这么久,喻文州都没有意识到,自己原来在感情上已经拥有了跟五年前的这个人一样的想法和介怀。

  他抿紧唇,想说句道歉的话,却忽地发现叶修已然怔在了原地。

  “…叶修?”

  一道白光骤地炸裂在叶修的脑海里。年轻的omega衣衫不整地跪在地上,原本白净的脸被情欲染成淡红色,纤细的身体蜷缩起来,手紧紧地抓住他的裤脚。尾椎下方的军裤表面有一处明显的洇湿,男人忍住呜咽在说着什么,身上带着陌生而强烈的,其他alpha的信息素。

  他在求叶修帮忙。

  叶修自己却冷漠地站在原地,心里翻滚起滔滔怒火,表面上却不动声色。

  “…为什么要这样说。”

  喻文州一怔。叶修猛地上前一步抓住他手腕,眼神里露出一点凶狠和逼迫的神色,

  “为什么好好这样说。”

  “我…”

  喻文州滞住一口气,有些无措地看叶修的表情从愤怒转变为一无所知的茫然。对方的手仍然像铁箍一样禁锢住喻文州,他试着扭了一下,挣脱不得。

  “我以前…”

  “是不是对你说过什么?”

  光线挪转,他刘海的阴影遮住了眸里的一半神色。叶修稍稍凑上去一点,皱着眉头看着呼吸加速的喻文州。

  “放开。”

  “喻文州。”

  他吻上去。两方信息素迅速肆虐,拉开些许距离以后撞击在一起,抵死缠绵相互融合。omega的甜美香气剥夺了叶修身上残留的印记,开始肆无忌惮地拥抱对方。叶修的唇仍旧若即若离地停在喻文州唇上,舌头老老实实地藏在口腔里。喻文州却连这也承受不住,抓住叶修外套的下摆,哼吟着推拒。

  “唔…”

  分开之时,叶修把他压到墙上抱在怀里。喻文州把脸埋在他脖子里,眯着眼睛安静地听他讲完前因后果,又把通讯仪借给他,让他给韩文清发消息。整个过程他一直默不作声,低垂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什么。

  “喻文州。”

  叶修扣住他的后脑勺,语气有点迟疑。过往的记忆只是一闪而过,快得他根本抓不住。知道真相的那位却一声不吭地软在他怀里,脸上写着的不情愿三个字明明朗朗。

  我们之间的故事,肯定没有那么简单。

  “喻文州,以前,你是不是喜欢我?”

  连带着他没有失忆的时候,这已经是他第三次问这种问题了。喻文州咬着嘴唇不作声,卸下所有领导者的坚韧和理性,只是静静地揪着叶修后背上的一小块衣料。

  他靠着的身体如此真实。温度,呼吸,信息素,所有的一切,都已经被喻文州的那点怯怯的私心占领。

  可是喻文州没有勇气开口。他只不过抬起头,生硬地拧开话题,“我有…不,是联盟,关于有件事,想问你对那还有没有记忆。”

  “什么?”剧情转变太快,叶修没有回过神。

  “刚才孙翔跟我讨论的。我也早就想知道了。”喻文州笑了笑,视线偏移,避开了对方眼神。

  他那点不得答案的失落再明显不过。



tbc.

——————————
崩溃?????

稿子改了五六七八遍....

评论(12)
热度(154)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