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异能abo】归来者(Ⅰ)·无字书(2)

归来者(Ⅰ)·无字书(1)

2.

  “挺识货啊!”叶修惊讶。

  掌心中,千机伞缓慢旋转着,金属的表面银光烁烁,伞骨莹润,伞尖一星寒芒转瞬即逝。喻文州怔怔地看着它,不自觉地伸手想要抚摸,

  “这可是神器…”

  叶修五指一握,千机伞立刻消失在他的手里。他笑眯眯地,眼睛却直直地盯着对方,

  “千机伞解封,见血才能收回去的。还是不要轻易触碰为好…你怎么知道这玩意的?”

  喻文州浅浅一笑,“看的书比较多。”

  他话里带了点遮掩之意。

  千机伞,传说是由一个技艺高超的铁匠打制的。只可惜它千变万化,很少有人能驾驭,那个铁匠随后便把千机伞盖封,与其一同消失。只是,它怎么会在这人手里?

  况且,借助武器将异能施展开来的人多,能直接把武器作为自己异能的人可谓是凤毛麟角。喻文州这半生听说过的角色,也只有“斗神”了。

  叶秋,嘉世手下的招牌,“异能”是一把名叫却邪的战矛。他没有神乎其神的能力,但仅凭这把战矛,就为嘉世立下了史诗级的战绩。

  眼下面前这人也同样拥有一把随心所控的武器…

  叶秋,叶修?名字如此相像,这两人,该不会有什么关系吧…?

  “扑哧,想多了啊,外界关于叶秋零丁孤苦无依无靠的传闻可不是假的,我可不是他的什么弟弟或哥哥。”

  喻文州一愣,顿时大窘,没想到心里的想法,竟被自己碎碎念着说了出来…他移了一下眼神,尴尬地笑了笑。叶修点头,“读点书是不错。不过你这些知识,估计都是几年前的旧把戏了吧?”

  喻文州闷声没搭他话,像是沉思,忽然身形晃了晃,就像要栽倒一般。叶修眼疾手快上前一步扶住他,说,

  “怎么?”

  喻文州无奈地笑,“用完异能有点累…休息一会儿就好了。”

  叶修说,“那进屋吧。”

  他扶着喻文州进去。屋子里比外面要暖和,喻文州歇在床头,叶修说,

  “你这体力不行啊,这才用多少异能啊…”

  喻文州苦笑,“已经太久没有用过了。”

  “像你这样发展下去,能力迟早会废掉的。”

  “你觉得还有几年?”

  “几年?”叶修嗤笑,“顶多半年。”

  喻文州莞尔一笑,“我也这样想。”

  他表现出的模样非常放松,亲近随和,给叶修一种故友重见旧相识的幻觉。于是叶修也放低姿态,毫不拘束地拉来一把板凳坐着,一副想要和喻文州聊聊天的样子。

  喻文州竖起一根手指摇摇,笑道,“你问我一次,就必须回答我一个问题,这样才算公平公正。”

  叶修微皱眉,打量着对方心无城府的表情,权衡着内中的利益得失。

  炉火还在燃烧着,木头爆裂发出噼啪的声响。他缓缓道,“行。”

  喻文州笑,似乎早就料到他会同意。

  叶修说,“你来这里几年了?”

  “5年。你多大了?”

  “27。为什么好好来这里?”

  “为了躲人。”喻文州说,“你有父母吗?或是其他亲人?”

  叶修瞥向他身边的空位,“有。你以前的生活怎么样?”

  “轻松,幸福,与这里简直是天壤之别。”喻文州说,“你喜欢皂荚的香味吗?”

  “不喜欢。相比植物,普通香皂更适合我。”叶修说,“你就不准备问我点实质性问题吗?”

  “这随我便。”喻文州笑出声,“你的信息素什么味儿?”

  “说不出来,反正挺香。”叶修也就由他去了,“听说过血月吗?”

  喻文州眼睛微睁,神色凝重,好一会儿才说,

  “没有。千机伞在你手上多久了?”

  “一年。”

  叶修顿住,盯着他看,半晌微笑道,

  “我们两人中有人撒了谎,猜猜是谁?”

  “啪”地一声响,火焰猛然晃荡了一下。喻文州不语,起身下床,拿着铁钳拨弄了一下,夹起一块烧得通红的木炭又放下。

  静默。

  “我不知道。”

  他敛下眼神,忽然又恢复了之前平心静气的表情,说,

  “我的最后一个问题。”

  “在我这寄住,是有条件的。浴室在后面,浴桶只有一个,洗澡的话,你先还是我先?”

  叶修茫然了几秒,噗地一下笑了出来,“你这是放水呢吧?”

  喻文州眉眼弯弯,等待他回答。叶修说,“你是主人,你先吧。”

  喻文州嗯了两声,摆摆手说,“算了,你也不会打扫,我这人是有洁癖的…还是你先吧。”

  叶修也就没再推拒了。

  说是浴室,其实也不过是屋子后面的一块空地,全露天,自然美景环绕,别提多惬…呸,睁眼说瞎话呢。

  喻文州长得瘦瘦弱弱的,却和叶修一般高,因此那浴桶也不算特别小。叶修心无芥蒂地洗完,穿着自己还算干净里衣,又换喻文州洗。细料人就是不一样,喻文州慢吞吞地提着一壶热水,全然不像叶修就着冷水搓搓了事。

  叶修一个人在屋里照看炭火,顺势打量了一圈。小木屋不大,住着两个人一转身都能挨到,石砌成的地干燥光滑,四围的墙和房顶都是由粗壮的圆木搭起来的。墙上挂着喻文州平日穿的衣服,劳作的工具,活脱脱是城里以耕地为生的农民住的“乡下小别墅”。

  喻文州赤着脚走进来,步子轻得就跟猫似的。估计是石板有些凉,他略皱着眉,浴巾拖在地上发出微不可察的声响。

  呆坐着的叶修扭过头去,眼神勾在他的脸上,下移,掠过腰和腿,停在他纤细突出的脚踝上,又上移,抓住那漂亮深陷的锁骨,偏开一些,又是那半遮半掩的胸口。喻文州还没怎么样,叶修的脸先是红了。

  喻文州好笑,“没见过omega?”

  叶修咳嗽一声,恢复镇定面不改色地反讽回去,“没见过这么暴露omega。”

  喻文州八风不动地走到床边上,“你睡哪儿?要不跟我一张床?”

  天,这主人也太好客了吧。叶修受宠若惊,说,“不用了。我睡地上就行。”

  喻文州从床上抱起一卷铺盖递给他,好声好气地说,“给你。晚上地上凉。”

  叶修接过来,“你不盖被子吗?”

  八百年不会有人拜访的林子,喻文州自然不会准备什么多余的床上用品,给叶修的也不过是他的被褥。喻文州摆摆手,“别客气了,你要是生病,还得在这多留几日。你还是给我省点心吧。”

  叶修乖乖地铺地板。喻文州熄灭火炉,给了叶修两块打火石,说,“晚上起来的时候要是看不清路,就用这个。”

  叶修接过来掂量了两下,说,“用不着。又不是夜盲眼。”

  喻文州微微一笑。

  叶修没好抚了他的意,把那两块石头塞到了被絮底下。手感光滑冰凉,应该是和石板一般的材质。

  只可惜他这一晚上睡眠质量实在没有多好。翻来覆去,长期逃亡导致的精神紧绷反复折磨着他,叶修凝视着圆木屋顶,毫无睡意。

  换句话说,他失眠了。

  阅人这方面,叶修很难得会看不清一个人的真实面貌。这个叫喻文州说得没错,他的确是被人追杀的。躲藏了将近一年,没想到又被发现,跌跌撞撞逃到这个树林,兜兜转转出不来,碰到了这座小屋,以及他那温润冷清反常友善的主人。

  深夜的树林相当静谧,但细细簌簌的声响也因此被无限放大:树叶被风吹动的声响,土地中的软虫在蠕动,地下深处的岩石在缓慢破裂和绽放。他翻身换了个姿势,侧脸被什么东西杠了一下。叶修摸索着,两块圆滑的石头落入手指。

  石头的圆弧相互碰撞,发出清润的声响,擦出一星半点的火花。并不明亮,叶修怔怔地看着,忽然听到了身后木板床因晃动而发出的吱吱声响。

  柔软的布料被拖拽着,摩擦着床垫,垂下来,拖到地上,缓慢靠近。叶修屏住呼吸,身后的空气变得逐渐温热,他几乎可以想象那个人轻悄悄凑上前,藏在黑暗里的白皙腿稍稍弯曲,跪在地上,继而整个身子躺下来,温热的呼吸扑打在他的脖子上,夹杂着或轻或重的甜美气息。

  叶修整个人都僵住了。喻文州敛着眼神,袒露的胸口和他的脊背相贴。线条流畅精致的手臂缓慢从背后摸上来,拽住叶修里衣的衣襟,甚至是略有些暧昧地揉搓,拉扯,手伸进去抚摸他的肌肉。然而那股信息素微有些不正常,像是被迫从身体里引导出的,进而又絮乱躁动不安地扩散开来。

  总不会是这人太久没有接触alpha,这么轻易地就被诱导发情了吧?

  成天打打杀杀的人没功夫考虑萦莺燕燕,例如叶修,就没怎么经历过这种事。喻文州的手反常地抚摸着他的胸口,动作很轻,甚至有些痒。挪到某一个地方,喻文州忽然加重了力道,描摹着,勾勒出那玩意的轮廓。

  几乎是同时,他听见喻文州很小声地,“啧”了一声。

  叶修一凝,猛地转身,动作迅猛,宛如他二人刚相见时那样抓住了对方的喉咙。喻文州猝不及防,被猛地掼向身后的木床,背撞在床腿上发出“砰”地一声响。

  喻文州吃痛,低声咒骂了一句。手上的打火石脱手,擦着石板旋转着向壁炉飞去,一路幽蓝冰冷的火花转瞬即逝,石料与石料向刮磨出尖锐刺耳的声响。

  壁炉里应该放了不少干草,炉火“轰”地燃起,橘红色的火焰晃动着,在墙上的投影诡异多变。热浪扭曲着人像,光明照亮了喻文州那带着些潮红的脸庞,以及他异常冷静以至于有些锐利的眼神。

  叶修阴沉着脸,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喻文州这次没有再表现出先前弱不禁风的模样,倔强地昂着头,盯着叶修暴露出来的左胸。

  “你竟然是…”

  喻文州眯起眼睛,语气里满是质疑。

  叶修的胸口,赫然有一块火红的印记,锋利的十字剑交叉,祭祀着上面呼之欲出的火焰。这明显是被烧热的铁烙出来的伤痕,代表着背叛组织的,终身不可磨灭的屈辱。

  叛逃者。

  “你很了解嘛。”叶修说,背着光透露出意味不明的阴暗神情,“我有必要怀疑一下你的真实身份了。”

  “听上去非常温柔周到的安排,各种热心想要把我留下,怕是就为了这一刻吧?还故意喷了引导素…”叶修轻笑,“是为了在被发现的时候,能找借口说是因为受信息素影响才来找我的吗?”

  他那空出的手斜垂在身侧。白光一闪,熟悉的机械组装声再次响起,将近两米长的武器闪现在叶修的手中,缓缓转动,在到达某一个临界点时猛然停住,哗啦一声伞骨上翻,折成了一个威风凛凛的弧度。喻文州原先以为不过是装饰的,位于伞骨末端的白狼利齿相簇拥在一起,形成可以造成极强杀伤力的矛尖。

  仍在燃烧的火焰不懂气氛的紧张,给千机伞镀上了血腥的颜色。

  “你抓不住我。”喻文州说。

  “哦?试试看?”叶修讽刺般地一笑,千机伞在手里转了个方向,对准喻文州。

  喻文州低着头笑着。

  叶修一怔,手像是不由自主地一松,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身影闪烁了一下,骤然消失了。

  下一秒,喻文州出现在了他的身后。

 

tbc.
----
可以公布的消息:

千机伞,由苏沐秋所打制,现由叶修驱使。包括盾、矛、枪等13种形态,杀伤力极强,攻速5,不得由叶修以外的人使用。

 

————————————————
告诉我,你们是不是想歪了_(:_」∠)_

偷偷祝苏女神生日快乐,至于贺文....我等会写...。

明年暑假更新。

评论(39)
热度(171)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