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异能abo】归来者(Ⅰ)·无字书(1)


归来者

荣耀大陆设定
——

1.

  “轰--”

  一道闪电撕裂天空,滚滚乌云气势汹汹地卷来,黑压压的一片宛如城墙。天色昏暗混沌,植物被风扯得瑟瑟发抖,空气中浮沉着大雨将至的阴沉雾气。

  云层越积越厚。先是一滴,两滴,紧接着便是暴雨倾盆。雨珠连成密密麻麻的鼓棰砸向大地,冲撞的一瞬爆发出热切的轰响。城郊的树林里,几乎是漆黑不见五指,惟有被宽大叶片重重掩护的树林深处,透露出一团明亮温暖的光。

  屋内,炉火燃得正旺,倚在床边的喻文州从雨声中回过神来,捡起火炉旁边的两根木柴,扔进火堆里。

  柴火被吞噬,发出噼里啪啦的响声。他支起一个架子,从上午猎捕到的一头野猪身上割下一块腿肉,串在铁架上,然后把这个简陋的烤肉串架在炉火上方。喻文州又支起一口小铁锅,里面放了些水,他往里面丢了一些蘑菇,静静地等着水烧开。

  烤肉很快散发出香味,表面一层颜色变深,变得诱人,渗出细密的油珠。喻文州撒了点自己磨的辣椒粉在上面,用手扇了扇闻闻味道,自己在心里不住地赞叹,本就饿的肚子又瘪了几分。

  撕裂世界的雷声中,传来屋门被敲响的咚咚声。喻文州动作一滞,警惕地瞅了门外一眼,压着声音喝道,

  “谁?”

  没有回应。

  按理说这下雨天,气味传不出去,况且着敲门声虽虚弱却有规律,应该不会是什么动物在乱扑乱挠。喻文州随手挑了个称手的锄头,直起身子缓慢走向门口。

  他拉开门,右手锄头同时举起。

  本以为门外有什么不速之客,结果空无一人。喻文州一愣,动作停了停,眼神四下扫动了一会儿,好久才瞅到了始作佣者。

  那是一个浑身泥泞的男人,穿着黑色的袍子面朝下地躺在地上。喻文州小心地用脚踢了踢他,合着谨慎问道,

  “喂?”

  估计是晕过去了,他身上湿透躺在那里就跟死人一样一动不动。喻文州无奈,丢下锄头,跑上去揽着他的身子把他抱起,一步一拖地进了屋。

  肉已然半熟,喻文州匆匆忙忙地翻了个面,转去照料那个陌生人。他把那人的外袍脱去,琢磨着毕竟是生人,就这样脱人衣服不太好,便拿了条宽大的浴巾给他围上。

  他又寻了一条毛巾,替他擦干净脸和头发。灯火照耀下,那人的脸部轮廓明朗起来,长得虽称不上剑眉星眸,五官线条倒也还算鲜明俊朗。只是他现在眉毛紧紧地拧在一起,阖着的眼皮下眼珠不安地转动着,喻文州见了没法,转身去盛了一碗烧开了的蘑菇汤,吹凉了给他灌下,拍着他脸喊道,

  “兄弟,醒醒…”

  半晌,那人才慢慢醒过来,眼神溜了一圈放到喻文州脸上,忽然怔神。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对方垂在身侧的手突然抬起,猛地抓住了他的脖子。

  喻文州躲闪不及,被锢得逃脱不得。男人依靠身体的重量,就势把他压倒在床上,喻文州无力地去扳对方手指,说出的话也断断续续,

  “你干嘛…咳咳,你……放开…”

  男人一怔,束缚松了一点,喻文州找准机会脱离开来,跳起身退到两米开外,按摩着喉咙警惕地看着眼前人。那人甩了甩手,闻了闻自己身上的味道,有些疑惑地说,

  “omega?”

  “怎么,性别歧视?”喻文州有些恼火地轻笑,“刚才可是一个omega救了你。”

  男人眼睛微眯,奇怪道,“你不是…?”

  喻文州拍打着身上衣服的线条,“是什么?”

  男人沉默,心里琢磨了一会儿,露出恍然大悟又歉疚的神情,

  “兄弟,不好意思啊,我认错人了…”

  他讪讪地笑着,腾出心思打量眼前的人。米黄色的衬衣压在洗得有些发白的裤子里,显出修长的腿型,黑色短发规规矩矩,皮肤是常年不见烈日的苍白,模样里有着omega特有清秀和温润。

  看上去攻击性并不明显,男人卸去自己防备的神情,笑了笑说,

  “抱歉啊…”

  喻文州轻咳一声,“算了。没什么。你怎么会在这儿?”

  男人说,“我…迷路了。”

  迷路?普通人怎么会来到这片原始之地?并且,喻文州并没有忽视这人之前审视自己的眼神,非常凛利而有锐气,全然不像一般游手好闲乐于游山玩水的人。只是现在得罪他也没好处,喻文州只是温和地笑着说,

  “这样啊。下雨天,的确容易迷路。”

  那人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摸索着身上各个地方,像是在找什么东西。眼见他表情越发焦急,喻文州好奇道,

  “怎么?”

  “你有没有看到我身上的东西?”男人说。

  “长什么样?”

  “一本书。黑色的封面,封面上有一颗红色的宝石,书脊镶了金边。”

  “这样啊…”喻文州若有所思,伸出手,虚空中像是有什么东西被他托着,“这个?”

  电光火石之间,一本书骤然出现在他的手里。喻文州递还给他,说,“刚才扶你的时候掉在外面了,我把拿回来放在厨房,有点湿,不要紧吧?”

  “不要紧不要紧。”那人接过,眼睛却一直盯着他的手,犹豫了一会儿道,

  “你的异能…是瞬移?”

  喻文州愣了愣,笑着说,“你觉得呢?”

  那人沉吟着,坦然说,“表面上是,但仔细想想又不太像。我认识的人里有异能是瞬移的,和你的不太一样…他们操控的物体有移动的过程,而你的异能,是使物体凭空出现…”

  他分析得头头是道,喻文州安静地听着,末了忽然听到他问,

  “你认识王杰希吗?”

  喻文州心里一震,表面上维持着八风不动,僵着身子与那人对视,花了好久才缓缓道,

  “听说过名字,但不太了解。我已经很久没出这个林子了。”

  “哦…”那人点头,“王杰希可以称得上是当前大陆上对瞬移掌握得最好的一个人。他是微草的统治者,这个你知道吧?”

  喻文州说,“不好意思,现在的生活对我来说很稳定,我不太想了解外面的事。”

  那人挠挠头,尴尬地笑了笑,偷偷打量喻文州的神情。

  他忽然一怔,像是发现了什么,左右张望了一下,斟酌着语气说,

  “那个…”

  喻文州嗯了一声,“怎么?”

  “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糊味?”

  喻文州一惊,这才想起自己还正受火焰炙烤的晚餐。他跑过去,将烤肉翻了个身,有些心疼地注视着已半焦的表面。

  男人不动声色地看着这一切。喻文州虽然打扮和生活,与普通农夫别无二致,但他眉宇间显露出来的却是磨灭不去的贵族的高傲气质。他说,

  “你叫什么名字?”

  喻文州拨弄着火焰,踌躇着说,

  “喻文州。”

  那人点头,张口顿了一下,说,

  “叶修。”

  外面的暴雨稍稍小了一些。叶修抓着那本书站起身,观望了一眼窗外,道,

  “我得先走了。谢谢你的照顾。”

  喻文州站起来,平静地说,

  “下了雨,树林里会有雾气,你认不清路的。如果再迷路,就很难绕回我这儿了。不如在这留一晚,明早雨停,太阳散了雾气,你再走也不算迟。况且…”

  他扫视了一下叶修因扯去毛巾暴露出来的上身,修身的衣服类似于军装的款式,胸口的衣料已经被扯烂,露出里面有所刮伤的胸膛。肩上本应有等级章的地方空空如也,显然是特地在掩饰自己的身份。他语气委婉,

  “你这样出去,很容易就被追杀者抓住。就算运气好,也会被普通人看见。这样一副打扮,常人都会觉得你不是什么正经角色吧?…”

  观察力相当敏锐。叶修笑,“那你怎么信得过我?”

  “感觉。”喻文州说。

  “你留我一个alpha在这里,不怕出事?”叶修打量了一下他那纤细的身型。

  “你伤不了我。”喻文州说,勾起一个自信的微笑。

  很好。叶修笑,大大咧咧往他身边一坐,“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你在弄什么?”

  小木屋的生活非常原始,类似于中世纪的田园模式。喻文州处理好焦肉,切下一块给他,说,“你算是有福,我这里没有枪械火药,很难捕捉到大型猎物…”

  叶修说,“不能用异能吗?”

  喻文州露出一个无奈的笑容,“这里没有地形给我利用。”

  叶修长长地哦了一句,“你的技能不能直接造成伤害?”

  喻文州说,“我是辅助类的…”

  叶修嚼着嘴里的一块肉,心里慢慢盘算着,试探着说,“那…能不能让我看看?”

  喻文州瞥了他一眼。展现自己的异能给刚认识的陌生人看,一般人的确很难做到,于是叶修也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喻文州放下手里的东西,站起身说,“走吧。”

  叶修忙不迭地跟上去。喻文州领着他来到后院。人工开垦出来的一块菜地,小白菜精神抖擞地立在那儿。喻文州站在空地上,叶修站在与他的右后方,静静地等他施展。

  “不准说出去。”喻文州认真道。

  天真的小孩,总认为口头承诺比什么都珍贵。不过叶修没什么陷害他的意思,点了点头说,“嗯。”

  喻文州深吸一口气,身子微侧,站得笔直。他抬起右手,目光正视前方。

  一瞬间,地似乎晃动了一下,却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弥漫着的雾气翻卷滚动了片刻,骤然分开。以喻文州为中心,他的脚下,以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延伸出两条相交的直线,愈来愈长,直至尽头。与此同时,他身边的空间也被类似的直线分割开来,叶修看不到的视角上,浮动的空气变为灰绿色的虚无,整个环境宛如气体砖块堆砌出来的墙体,密不透风。

  闻所未闻,叶修目瞪口呆。紧接着,他视线所及范围内的物体,无论是直入天空的古木,还是低矮茂密的草丛,它们的顶端都在同一时刻跳出不同的数字,密密麻麻,连接成片,向远方延展而去。

  极为庞大的数据量。叶修看了眼自己的头顶。

  (-10,-10,0)

  喻文州声音轻飘飘的,“你想看什么?”

  叶修想了想,指着身边一颗二三十米高的高树,说,“这个。”

  他又指了指远处的一片地,“那里。”

  喻文州闭上眼。原本好好地立在那儿的树,枝叶忽然染上了浓稠的颜色,在无风的条件下剧烈抖动,发出簌簌的声响。喻文州轻声说,

  “坐标,(100,75,100)”

  唰地一下,面前的树木忽然消失了。而同一时刻,叶修点名的位置上空,树木凭空出现,直坠下来。木头夹裹着劲风,轰然落地,压倒其他的树木,砸出一片气势浩荡的烟尘。巨变造成的回响在树林里回荡着,叶修震惊地看着眼前原本的树坑,说不出话来。

  他突然想到五年前的一件事。

  喻文州倒是淡然,眨了眨眼睛,脚下的线条消失不见。他扭头看呆立着的叶修,说,“空间坐标,我的异能。”

  叶修指指他的脚下,“那个线…”

  “我可以选择,谁能看见谁看不见。”喻文州说。

  他向叶修走了两步。叶修说,“你的意思是,你可以任意改变任何物体的位置?”

  喻文州微笑,“理论是这样。”

  他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轻描淡写地说,“一物换一物,公平公正,现在该你了。”

  他盯着叶修。叶修站在那儿一动不动,等到对方皱眉,露出些许不悦的神情后,才慢慢勾起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我没有异能。”

  喻文州呆,“什么?!”

  拥有异能,是这片大陆上每个人与生俱来的天赋。这家伙说他没有异能?喻文州张口想反驳,对方抢先截断,

  “但是我有这个。”

  他微笑着,同样抬起右手。光华流转,喻文州盯着他掌心,一团奶白色的气息逐渐明朗,幻化成银白色的金属,伴随着齿轮零件摩擦声,逐渐组装成了一把刃面流光的武器。

  这是…

  “千机伞?”

tbc.

---

可以公布的消息:

  喻文州,男性omega,技能:空间坐标,可以任意改变能力范围内物体的位置,体力较差,真实身份不明。

————————————
考完信息,帅!

后面会有王喻。

评论(29)
热度(234)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