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围故国周遭在,潮打空城寂寞回。

你好啊,我林榆。希望能写一些自己喜欢的故事。

微博存车:林榆_lof。
所有文章禁止使用lof自带转载功能转发。

【叶喻/王喻】黑吃黑(黑道abo)(1)

那个。我最近还挺喜欢大眼的.....

 

如你所见。一个新坑。我给他取了个特别骚的名字叫B.E.B哈哈哈哈哈哈

——————————————————————


叶喻/王喻_黑吃黑(B.E.B)

1.

  “微草的人竟然会找蓝雨求助,少见啊。”

  门口的人阴阳怪气地打量了一下来访者,王杰希不为所动,甚至还稍稍欠了个身,眼神一翻紧盯着眼前的人,

  “通报一声,谢谢。”

  门卫语塞。行内的规矩,今天的敌人也会是明日的朋友,微草和蓝雨积怨已久是不错,但私下往来也一直密切着,更别说两方统管者还保持着不清不楚的暧昧联系。王杰希也算是在道上能够呼风唤雨的一号人物了,得罪他,门卫可能连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保全自己为重。门卫低着头默默应了,快步向里跑去。王杰希像是笃定了那人一定会答应,偏头跟身后人说,

  “走。”

  他们玩得是高端股,门口的赌场都是作幌子的,内里的黑科技才是重点。一行人穿过乌烟瘴气的人群,走到一扇较为清静的门前,两边的人把他拦了下来。王杰希身后站出来一个人,年纪轻轻20岁左右,眉宇间还未染上戾气。他清清嗓子,说,

  “我们是微草的。”

  两个守门的交换了一下眼神,侧身让开通道。

  王杰希打头推开门。空气中浮动着薄雨沉花的清冷气息,摇曳不定着白亮亮的光,还有一人说话的声音。临时的据点,屋子的陈设也没多奢靡,正中央放着一台球桌,台球四零八落地分布在上面,多数球已经进了球袋。

  “…要我说文州你就该早点找个alpha,我可不是说我啊你也知道的我一个beta帮不了你。你这样成天拖着也不是事儿啊,这要是我不在你看看你多危险。哎哎哎我不是质疑老大你的能力啊,对于你的能力我当然是很信服的啊,你知道的我也只是关心你…谁?”

  罗罗嗦嗦的那人转过身来,皱起眉头略鼓着嘴打量着进来的人。房间里的另一人坐在椅子上背对着王杰希一干人,听到动静也未转身,淡定自若地坐着,

  “alpha?这不是来了吗。”

  最后进来的把门带上了,王杰希微笑着说,“哟,看来我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啊。”

  “王杰希你好好来这里干什么,我们蓝雨不欢迎你啊!”男人生怕王杰希是来踢场子的,一脸警惕地注视着他。椅子上的人笑了笑,说,

  “好了少天。杰希大老远地从B区赶过来,也应该是有什么急事吧。”

  王杰希说,“当然。密银芯片,听说了么?”

  男人还没搭话,被称为少天的人接口,“靠靠靠,你怎么知道密银芯片的?该死,我就知道那个线人撒谎,早知道当时就把他做掉了!…你过来问这个干什么?”

  王杰希很有礼貌,“黄少天你能闭嘴吗?”

  黄少天怒,“凭什么不让我说话!”

  “你太吵了。”王杰希叹气,对方的态度已经表明一切——他们也得到了消息。他从怀里掏出一张照片,抵在桌面上扔过去,被对方接住,

  “这个人认识吗?”

  “有点眼熟。”男人轻声说,“…叶秋?他不是前段日子洗白不干了吗?”

  “叶家明面上做的是正经生意,背地里不还跟我们一样。一下子就把家产洗光?喻文州,你没那么天真吧!”王杰希说,“我得到的消息说,密银芯片在他手里。”

  “哦?”喻文州眯眼笑着,椅子一转终于舍得转过身来,“跟我们蓝雨又有什么关系?”

  饶是王杰希这样定力好的人也是呼吸一滞。喻文州显然处于一个来势汹汹毫无预兆地发情期,白色衬衣的扣子解开了两粒,露出精致漂亮的锁骨。白皙的皮肤透着欲望刚刚褪去的淡红色,上挑的眼尾弯起来勾人魂似的,一双眼睛似笑非笑地盯着他,神情中有omega特有的那种温润柔软。王杰希怔了片刻,猛地回神,假装忽略空气中弥漫着的信息素,语速不由得加快,

  “微草想要拿到这个芯片。我们需要你的帮助。”

  喻文州说,“蓝雨有什么好处?”

  “密银芯片分两部分,我们五五分。以后微草的利益,必然会分给蓝雨一份。”王杰希说。

  “四六。”喻文州说,“你四我六。”

  王杰希答应地很爽快,“行。”

  耿直,喻文州喜欢。他面带微笑地站起来,说,“需要我们做什么?”

  王杰希笑了,上下瞅了瞅他,

  “你的身份。”

   

  “这就是你说的‘需要我的身份’?”

  吵闹喧嚣的酒吧,喻文州端着杯鸡尾酒站在柜台处,跟王杰希一起打量着酒吧另一个角落里的那个男人。

  喻文州今天打扮得可谓是非常色气,低领窄腰的白衬衫扎在紧身牛仔裤里,身上还喷了些诱导素,在这鱼龙混杂地地方呆多了,几支信息素一交合,空气中的味道立刻不明不白起来。王杰希感觉现在听他说话都是带喘的,手不由自主地够住他的腰,借着三厘米的高度差俯着身子挨在他的耳边,吐出的气息都是温热的。喻文州目不斜视,笑着说,

  “你怎么就知道他带了密银芯片?”

  “我在他身边安了眼睛。”王杰希说,身子不自觉地贴近了些,“他们反馈过来的,他今天带了。”

  “你以前跟嘉世的人做过生意吗?”喻文州问。

  “没有,水太浑。不过他们老板还挺靠谱的。”

  “来找我帮忙,就因为我是omega?”喻文州笑了笑。

  “还是个有能力的omega。”王杰希很会捧人,“如果失败,我相信你能全身而退。”

  他补充,“当然了,要是不成功,就当我没说这句话。”

  “你要是真被扣了,也不会太惨。听说叶秋不算是特别强势的alpha,技术也不错,中规中矩的…不用太担心。我会在外面接应你。”

  喻文州嗯了一声,放下手里喝了一口的酒,“我去了。”

  他向那人方向走去。叶秋靠在沙发上,身边围了一圈人,有在谈生意的,也有讨好他想要上位的。喻文州也没打什么马虎眼,径直走到对方面前,手揣在口袋里微笑着看着他。

  对他来说,微笑已经是最致命的武器了。

  叶秋抬头,若有所思地看着他。喻文州没玩拐弯摸角的游戏,昂了昂下巴略有些挑衅,直截了当地说,

  “叶秋是吧?”

  叶秋原本嘴里叼着根烟,现在把取了下来吐出一圈一圈的烟雾,盯着他看,

  “是。”

  “蓝雨,喻文州。”虽说做人要留心眼,但跟这种人打交道,喻文州不信奉什么君子坦蛋蛋小人藏鸡鸡的信条,遮遮掩掩地太麻烦了。于是他挺干脆地伸出手,说,

  “上床吗?戴套的那种。”

  叶秋微眯了眼睛,嗤地笑了笑,拽住他手把他拉坐到自己腿上。喻文州名气不小,周围本来围着的人自觉地让开些位置。松间清冷的气息铺面而来,喻文州侧身坐在对方腿上享受着信息素的安抚,十指相扣,低着头跟叶秋接吻。

  挺直爽的啊。喻文州心想,吻技也不错,就是恶趣味有点重?和传说不太相符啊。他按住叶秋摸到他腿间的手,轻声说,

  “我没说要在这里做。”

  “去二楼?还是去外面开房?”叶秋问。

  酒吧二楼有专门提供特殊服务的房间,但叶秋敢来这里,附近一定都是他的眼线。喻文州说,“去外面。”

  叶秋笑,“得嘞。”

  二人站起身,喻文州半靠在叶秋怀里,两人相倚着从酒吧后门走了出去。

  王杰希远远地观察着,拿起喻文州留下的酒,唇印在对方之前品尝时挨着的边缘。

  他眸色一沉,手指在柜台上写了几笔,曲指敲了敲桌面。

  “喻文州。”他轻声道。

 

 

 

tbc.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因为三次学业原因,lof更新会开始拖....希望大家不嫌弃qwq

 

这个新坑的话,是不是长篇就不好说了....重心还是虫巢啦。

 

练个手、

评论(33)
热度(265)

© 林榆 | Powered by LOFTER